海宇狗狗网

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0

“好呀好呀,爹爹帮小纯洗澡喽。”

 

不等老苏将话说完,苏小纯立马蹦蹦跳跳的去打水。

 

见状,老苏一脸呆滞,片刻过后,苦笑摇头,“这丫头,真是……真是坑爹啊!”

 

不一会儿,苏小纯从后院跑了出来,“爹爹,小纯把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你先泡进去,爹把院门关上。”

 

看着苏小纯高挑妙曼的背影,老苏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

 

匆匆将院门上了闩子,老苏来到后院儿,苏小纯已经泡到了木桶里。

 

再往前稍稍走近,老苏脚步顿时一滞。

 

只见苏小纯浑身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躺在木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全部泡在水里。

 

尽管如此,可那白花花的娇躯根本无法被清水遮掩,完全暴露在老苏的视线中。

 

两片雪白的柔软,和成人拳头大小一样,飘荡在水里,随着苏小纯双手划水嬉闹,不时轻轻的摇晃颤悠着。

 

视线下移,是毫无任何赘肉纤细的小蛮腰,以及平坦的小腹。

 

再往下看,老苏顿时两眼发直。

 

那一抹稀稀落落的黑草地带,呈倒三角形,完美的占据在肚脐眼下方,配上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是那样的诱人,看的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爹爹快来帮小纯洗澡呀。”

 

苏小纯一只手搭在木桶边沿上,另一只手在桶里不断的划水嬉耍。

 

见自己老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呆愣在原地,立马招了招手。

 

老苏这才如梦初醒,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来,来了。”

顿时,只听“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而出,溅了老苏一裤裆,同时也将他一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乎乎一片。

 文学

 

奶水竟然都滋出来了!好一个成熟迷人的侄媳妇!

 

闻着那奶水的味道,老苏想再多弄一些奶水出来

不过,张雅婷根本没给他机会,突然起身,将衣服扯下来。

 

“二叔,我感觉好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说这话的时候,张雅婷其实并不好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也希望得到男人的滋润,可眼前的男人,却是她的二叔,虽然不是亲的,但论辈分,两人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暧昧不清,不得被骂死才怪。

 

正因为想到了这些,她才不敢继续让老苏推拿下去,就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老苏了然于胸,咧嘴无声的笑了笑,“那行,既然你好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便直接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直接将沾满乳汁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了下。

 

一股浓郁的奶香混合着淡淡膻味,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将掌心的乳汁全部舔干。

 

完事之后,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干笑两声,“那个啥,雅婷,二叔就先走了,下次要是不舒服的话,再找二叔。”

 

“好的二叔。”

 

里面传来张雅婷的声音,随后便是关门声。

 

老苏耸了耸肩,深呼吸几口气,虽然摸爽了也看爽了,但下面却难受得很,涨得生疼。

 

幸好这会儿是正晌午,村民都没有下地干活,在家歇着。

 

不然顶着一个高高耸起的小帐篷,就算借给老苏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村里走动晃悠。

 

低头一看自己那处,老苏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却更加难受。

 

“咋办呢?难不成让老汉我自己解决?”

 

呢喃一番,老苏摇了摇头,突然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刚才满脑子想的都是侄媳妇张雅婷,现在才发现他那已经走到了王寡妇王秋兰门前。

 

想起王秋兰那熟透了的身子,比起侄媳妇丝毫也不差的两座柔软,老苏心头一热,就准备出声喊叫。

 

可刚刚张嘴,却听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呻吟声对老苏来说很是熟悉,正是王秋兰声音。

 

老苏先是一愣,随后心里竟不禁有些吃醋,但紧接着便升腾起了一股莫名怒火,很是生气。

 

这个骚寡妇,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这么大声,就不怕被其他人听见吗?!

 

想到这里,老苏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但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折身返回,悄悄的趴在窗台向里偷看。

 

他实在好奇得很,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够将王秋兰这个娇滴滴的美艳寡妇搞到了床上。

 

这一看不打紧,老苏顿时呆愣当场。

 

只见王秋兰一个人躺在床上,浑身不着片缕,光溜溜一片,两条美腿大大的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而另一只小手则抓住两片柔软,来回揉捏搓弄,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转提拉,疯狂蹂躏着娇嫩的软肉。

 

“啊……哦哦,苏大哥,你好厉害,弄得人家爽死了……”

 

诱人的压抑呻吟声,听得老苏顿时两眼圆睁。

 

这个骚寡妇,原来是在自我安慰,而且还幻想着和老汉我做!

 

老苏心道一声,下面膨胀得更加难受,几乎都快要把裤子撑破。

 

只见王秋兰的小手,在神秘区域来回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

 

两条美腿时不时交叉在一起,抖动两三下,红唇微张,不断发出各种诱人压抑的呻吟浪叫。

 

原来王秋兰之前被老苏撩拔得实在太难受,回到家里打算洗个澡冷静一下,可抚摸着自己身体时,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一时没忍住自慰起来。

 

但好巧不巧,这一幕却被想找她放一炮的老苏刚好看到。

 

只是这一切王秋兰根本没有发现,她完全不知道此刻正有一个老汉,双眼放光的趴在窗户上,直勾勾的盯着她。

 

真刺激啊!

 

观看了一会儿,老苏再也忍耐不住,只想压在王秋兰的身上,用自己那处代替她那只飞快磨蹭抚弄的小手,用力的侵入。

 

想到这里,老苏不再犹豫,来到大门口,发现门竟是虚掩着,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

 

王秋兰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根本没有发现老苏的到来。

 

就在她两条美腿再一次交叉颤抖时,老苏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就让哥帮你吧!”

 

“啊……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将王秋兰吓了一跳,立马惊呼出声,可刚叫到一半,就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老苏的大嘴直接堵住了她红润的樱桃小嘴。

 

惊慌过后,当看清楚来人是老苏,王秋兰顿时松了口气,翻了一下白眼儿,就开始象征性的挣扎反抗起来。

 

但小嘴被堵上不说,老苏整个人直接压在她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还没来得及用力,老苏便撬开了她的贝齿,舌头钻入她的口腔,追逐着她的小舌头。

 

起初,王秋兰还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但在老苏灵活的攻击下,顿时败下了阵。

 

两条舌头追逐在一起,相互吮吸交缠。

 

而老苏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搓弄。

 

另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探到两腿之间,飞快的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苏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

 

王秋兰顿时气喘如牛,红唇大张,如同濒临渴死的鱼一样。

 

“苏大哥,你,你啥时候来的?快下去,不要弄我了,快下去……啊……”

 

突然,王秋兰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声,原来老苏已经分出两指,疯狂搅动抠挖起来。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了,没发现而已。”

 

“不过不打紧,既然哥来了就肯定要缓解你的痛苦,让你不再难受。”

 

说完,老苏嘿嘿一笑,埋头在王秋兰的脖子一顿乱啃,火热粗糙的舌头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终停留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

 

当老苏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一颗凸点时,王秋兰娇躯顿时一颤,非但不再挣扎反抗,反而抱住他的脑袋往下摁。

 

察觉到她这一反应,老苏不再犹豫,一只手扯掉裤子,掏出火热的那处,一阵摸索找准位置,粗腰一挺,屁股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啊苏大哥,你的太,妹子,妹子受不了啦。”

 

听到王秋兰这如泣似笑,婉转诱人的呻吟浪叫,老苏只好沉住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看着美艳的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老苏再也难以把持,屁股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久都没,没这么舒服过了,苏大哥,你……嗯嗯……你的好大好粗。”

 

好久都没有被滋润过的那处,在老苏卖力的耕耘下,舒服得让王秋兰忍不住放声浪叫起来。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苏每一次卖力地挺入,王秋兰都忍不住扭动起娇躯,主动迎合着他。

 

察觉到王秋兰的反应,老苏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恪守妇道,端庄的王寡妇,做起这事来是如此的放浪形骸,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嘿嘿,妹子,你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骚,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苏故意狠狠的挺动了两下,顿时王秋兰娇躯一颤,肥臀稍稍抬起,双手搂住老苏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

 

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

 

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

 

“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

 

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

 

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

 

“啪啪啪……”

 

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

 

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

 

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

 

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

 

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

 

“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

 

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

 

“给我,全部……啊……喷给我……”

 

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

 

“好烫,烫死人家了。”

 

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

 

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

 

“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

 

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

 

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

 

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

 

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

 

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

 

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

 

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

 

“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

 

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

 

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

 

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

 

“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

 

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

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爹爹,晚上想吃啥?”

 

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

 

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

 

“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

 

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

 

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

 

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

 

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哟。”

 

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

 

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

 

苏小纯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的胸脯。

 

老苏顿时一愣,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感觉了呢?

 

见老苏有些发呆,苏小纯眉头一皱,突然抓住短袖,一下撩起。

 

“爹爹,你快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

 

老苏立马当场呆愣,因为苏小纯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一片。

 

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雪白柔软,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

 

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似还没有熟透的樱桃,看上去诱人极了,让老苏不禁生出一种想要一口含住的冲动。

 

“咕咚……”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你,你这丫头,怎么里面啥也不穿?赶紧把衣服放下来。”

 

“不嘛,爹爹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嘛,为啥轻轻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痛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苏深吸口气,艰难的将目光从苏小纯胸前移开,同时松开了手。

 

“你这丫头,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这是正发育呢,比较敏感,所以一碰就有感觉,没有啥大事。”

 

“真的吗?”

 

苏小纯瞪着一双清澈滚圆的大眼睛,半信半疑的看着老苏,略显青涩稚气的俏脸,流露出懵懂好奇的神情。

 

见状,老苏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故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爹爹的话都不信了,赶紧把衣服放下来,生火做饭!”

 

“哦,小纯知道了,爹爹不要生气。”

 

苏小纯乖巧的应了一声,立马跑进灶房,生火做饭。

 

但因为她从来没有弄过鸡肉,没切两三下就把手给切到了,顿时鲜血直流,老苏只好帮忙搭手一起做饭。

 

不大一会儿,香喷喷的晚饭终于做好了。

 

菜很简单,一荤两素,外加一个西红柿青菜汤,两碗白米饭,但父女两人却吃得格外起劲儿。

 

因为家里很少弄肉,只有来客人了,或者逢年过节,老苏才会杀鸡割肉,沾点荤腥儿,平常都是粗茶淡饭。

 

晚饭过后,苏小纯只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想洗澡,但因为手割破了不方便。

 

思来想去,只好求助的看向老苏,“爹爹,小纯想洗澡。”

 

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老苏顿时一愣,“洗啥洗,手都割破了,沾水就会感染,等好了再洗。”

 

“可小纯就是想洗嘛,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听到这话,老苏顿感无奈,“那你说咋办,难不成让爹爹给你洗澡?你都多大了,还让……”


 

来到木桶旁,看着女儿白花花的娇躯,老苏喉结滑动了下,颤巍巍的伸出两只粗手,一只手抓住苏小纯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拿起香皂,开始滑打起来。

 

先从两只胳膊开始,然后从脖子一路下滑,当要给苏小纯胸前打香皂时,老苏犹豫了。

 

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啊,虽然是继女,可他是当爹的,咋能在女儿胸上胡弄呢?

 

但就在他纠结犹豫时,苏小纯突然开口,“爹爹,小纯要不要站起来?这样方便爹爹打香皂。”

 

说着,不等老苏回答,苏小纯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雪白的香肩以及背上,两片柔软随着动作无助的乱晃着。

 

晶莹的水珠从上面肆意滑过平坦的小腹,没入神秘区域

“小纯。”

 

老苏嘶哑低沉的叫了一声,双眼发直,那处更是蠢蠢欲动,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咋了爹?”

 

“没,没咋,胳膊伸直,爹爹给你打香皂。”

 

听到这话,苏小纯立马乖巧的伸起两条纤细白嫩的胳膊。

 

顿时,两片雪白的柔软因为动作的原因,微微向上拉伸,挺得更加凸起,显得很是硕大,颤抖晃悠间,泛起一阵阵白花花的肉浪。

 

老苏看得两眼发直,口干舌燥,仅剩的那点负罪感立马烟消云散。

 

他有些颤抖的伸出两只粗手,盖在苏小纯雪白的柔软上,随着香皂的滑动,慢慢揉搓起来。

 

顿时,一股略带微硬却软棉惊人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苏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苏小纯立马嘤咛一声,俏脸有些微微泛红。

 

但她对于老苏是百分百相信,并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病娇 #错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