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他把他堵在墙角发了狠)

0

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他把他堵在墙角发了狠)

 林知幼心事重重,这厢思桃也垮了垮肩膀。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花滑训练了。

 

  她揽着林知幼的胳臂走到座位上,神色恹恹。

  “我最近的体重有点超标,我的教练又念叨我了……”

 

  周澄宙坐在后排,咯咯地笑话她:“你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小心肥桃变大胖桃!”

  “我哪里胖了!”思桃不满地朝他叫嚣。

 

  其实思桃并不胖,只是苹果脸蛋上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格外圆润可爱。

 

  思桃喜欢吃,完全不挑食,但花滑运动员有控制体重的需求,所以她的教练经常敦促她注意饮食。

 

  “什么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的比例要控制在1:1:4,我吃一块巧克力被他一说,感觉都是罪恶。”

 

  林知幼安慰她:“你别想太多,好好学习、好好训练。”

 

  “好!”思桃握起拳头,“那我中午就放心大胆地吃,吃完再减肥!”

 

  林知幼和周澄宙:“……”

 

  —

 

  因为林知幼之前患有腿伤,思桃他们便帮她打包午饭,三人一起在教室里吃。

思桃:“???”

  林知幼:“我的意思是……他以前给别的女生扎过头发吗?”

 

  昨晚江野给她扎头发时,林知幼注意到了,他的手法很熟稔。

  看起来并不像是第一次给女生扎头发。

 

  思桃想了想,说:“野哥有个亲妹妹,估计他以前给他妹妹扎过头发吧。”

 

  林知幼恍然,原来江野有个妹妹。

 

  据思桃说,江野以前特别疼他的妹妹。

 文学

  林知幼想,他以前可能经常给他妹妹扎头发,所以技术才这么熟练。

 

  她好奇地问:“那他妹妹现在在哪儿?”

  “她去世了……”思桃喃喃道。

 

  林知幼愕然,忍不住问:“为什么会去世?”

  “具体我也不知道,那时我还很小,家里大人都不让说。估计是怕勾起他家的伤心事吧。”

 

  思桃眨眨水灵灵的杏眼看向林知幼:“这事你可千万别在野哥面前提。之前巷子里有个小伙伴提了一嘴他妹妹,野哥再也不理他了。”

 

  想来,江野妹妹是他们一家人无法承受的伤痛。

  是他们不敢提及、不能直视的存在。

 

  林知幼的手搭上自己的膝盖,望向自己的腿,脑海里浮现出以前经历的那些不堪回忆。

 

  是啊。曾经的痛楚即便随着时光流逝,也无法真正痊愈。

 

  她的心里泛起钝钝的疼,可一想到江野那张俊朗的脸,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就渐渐消缓。

 

  林知幼想,江野是她的药,亦是她苦涩人生中最甜的糖。

 

  —

 

  日暮西斜,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伴随“叮铃铃”的放学铃声,林知幼和思桃背上书包踏出学校大门。

 

  前阵子思桃刚参加完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为了犒劳自己的辛苦训练,这会儿她扶着林知幼走到学校附近的报刊亭,来买新一期的《当代歌坛》杂志。

 

  摊主将杂志递给他们,笑着说:“只剩最后一本了,你们运气不错!”

 

  这期封面是最近非常火的台湾男团,杂志一开售,周围几家中学的追星族女孩全都来疯抢。

 

  思桃“啧啧”出声:“不怕爱豆没感情,就怕姐妹太热情。”

 

  她捂了捂自己的钱包,庆幸自己买上了这期杂志。

 

  林知幼浅笑着摇摇头。

  下一秒,站在路旁的几个女生就发出了阵阵尖叫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明星来了。

 

  林知幼循声望去,立刻瞧见一抹熟悉的颀长身影。

 

  那些女生们眨着星星眼,遥望那骑着摩托车呼啸而去的疾驰背影。

 

  细密的议论声如雨点般落进林知幼的耳畔。

  “江野好帅啊!这颜值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啊啊啊我什么时候能拥有这样的男朋友?!”

  “别想了,像他这样的人物我们哪能追得上。”

 

  “我们班就有好多女生喜欢他,听说隔壁五中都为他成立后援团了!”

  “看来我希望渺茫……”

  “这辈子怕是追不上了。”

 

  周围的叹息声四起。

  林知幼握紧自己手里的拐杖,心想,追不上吗?

 

  她好像真的追不上……

 

  她垂下眼睑,望向自己的双腿,心里泛起了苦涩。

 

  —

 

  那些天,林知幼想了很久。

 

  她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写下了一行字。

  ——我想像你一样飞翔,去往星光闪耀的方向。

 

  一想到江野当时在赛场上驰骋的身影,她的心里就燃起了一簇火苗。

  ——如果我的腿能好就好了。

 

  那样的话,她就能像他一样,自信从容地驰骋向前,站在与他并肩的地方。

 

  这样的想法就像蔓草般在她的心里肆意生长。

 

  于是乎,从那天起,林知幼开始更加积极地复健。

 

  她遵循医生的嘱咐,去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多,做各种康复训练。

 

  有时她在做复健时,右腿的关节、肌肉会有纤维轻度地拉长,使得她的腿部感受到肿胀与疼痛。

 

  整个过程很艰难,但她咬牙忍下了。

 

  渐渐地,林知幼开始摆脱拐杖,尝试正常走路。

 

  她走得很吃力,林岚想搀扶她,林知幼朝她摇摇头。

 

  她看着她的妈妈就站在医院走廊的不远处,她只要多走几步路,就能抵达她的位置。

 

  林知幼咬咬牙,一步步、迟缓地朝林岚走去。

  最终,不知过了多久,林知幼走到林岚的面前,牵起了她的手。

 

  那一刻,林岚的眼圈泛红,忍不住喜极而泣。

 

  林知幼微微泛白的脸上也溢出笑靥,清澈的眼里泛起光芒。

 

  她终于……能够重新走路了。

 

  —

 

  这天清晨。

  林知幼背着书包缓缓地走进自己班级的教室。

 

  同学们望向她,表情里都带着惊诧。

  思桃的眼睛更是一瞬间亮起,飞奔着跑到她的面前。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林知幼不带拐杖来上学。

 

  思桃高兴得像是考上了年级第一。

  “幼幼你能走路了,太棒了!”

 

  思桃伸出手臂抱住了她:“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骑单车、滑冰、打雪仗!”

 

  林知幼弯唇浅笑,一听到“滑冰”的字眼,她的唇线微微抿成直线,没了弧度。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滑冰,如今的她虽然能正常走路,但不能剧烈运动。

  再加上她家的经济条件,实在没法支撑她自如地滑冰训练。


 

 

  如今,他们终于可以一起去食堂吃饭了。

 

  伴随叮铃铃的打铃声,思桃和周澄宙飞奔到食堂,像展翅的鸟儿在各个打菜的橱窗前四处觅食。

 

  他们三人分工,思桃和周澄宙去排队打饭。林知幼被“委派”去食堂隔壁的小卖部买饮料。

 

  一进门,林知幼的脚步就蓦然顿住。

 

  不远处的江野正背对着她,静静地站在货架前挑选着什么。

 

  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微微侧着头,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排饮料。

 

  这个人,就连手指曲起的弧度都分外好看。

  林知幼默默地想。

 

  她踟蹰半晌,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朝他走近。

 

  江野伸长手臂,刚从高架处拿下一瓶新奇士,少女甜腻绵软的嗓音就倏地传进他的耳畔。

 

  “江野哥哥。”

  江野的眼睑一动。

 

  他侧过头,林知幼的亭亭身姿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的漆瞳里划过一丝惊诧:“你的腿……”

 

  “我的腿好了。”林知幼笑靥清浅。

  江野的眉心微动。

 

  他摩挲着手里的新奇士,气息悠长地笑了声:“那你想喝什么,我请你。祝你的腿伤痊愈。”

 

  林知幼张了张嘴:“不用了。”她望进江野的眸里,目光真挚笃定,“应该是我请你。”

 

  之前江野帮过她,还曾给她送过早餐。

  她理应请他。

 

  江野双手抄兜,神情倦懒带着点笑意:“这样啊。”

 

  他刚想继续说,一个男同学突然路过他们这儿。

  来人将他俩的对话都听了进去,笑着朝江野打趣。

 

  “江少爷,天天都有人给你送东西,艳福不浅啊!”

  “滚一边去。”

 

  江野收紧腮帮子,冷睨了他一眼。

  那人只能讪讪地离开。

 

  林知幼略显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她随手拿起货架上的一瓶旺仔牛奶,握着牛奶瓶的指尖微微泛白。

 

  江野看了她一眼,淡淡掀起唇角:“行,你请我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宝宝 #墙角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