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苏清欢南司城免费阅读全文(发了狠的弄坏)

0

 林知幼凭着门票找到了自己观众席的座位。

  刚想坐下,一阵尖细的女声就跃进她的耳膜。

 

  “喂,林知幼。你不是说弄不到门票,和江野不熟吗?”

 

  苏晓筱穿着一身黑色蕾丝连衣裙,双手环胸,眼里满是讥诮。

  “你可真会装!”

 

  林知幼愣怔,她没想到竟会在这儿遇见苏晓筱。

 

  不过很快,她恢复平静的表情,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目视前方,完全将苏晓筱当空气。

 

  苏晓筱气得不打一处来,刚想朝林知幼叫嚣,有个男生就走近她:“晓筱,你来了。”

 

  “是啊。”苏晓筱的嗓音顿时柔得能掐出水来,“邢哥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没法来看比赛。”

 

  苏晓筱寻了很多门道,这才从朋友的哥哥那儿得来了入场门票。

 

  那个叫“邢哥”的人哈哈大笑:“好说好说,我妹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男生伸手搭上苏晓筱的肩膀,朝她凑近:“待会儿看完比赛,哥哥带你去兜风。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好呀!”苏晓筱露出娇媚的笑,“邢哥你真好。”

  “应该的。”邢哥摸了下她的脸蛋,苏晓筱娇滴滴地红了脸。

 

  两人彼此打趣,气氛带着点耐人寻味的狎昵。

 

  林知幼坐在他们的前排,不由得皱了皱清秀的眉。

 

  她突然想起,自己曾在教室里无意间听到苏晓筱对她闺蜜说的话。

 

  “我喜欢江野,我要喜欢他很久很久。”

  “总有一天,他也会喜欢上我的!”

 

  如今想来,苏晓筱对江野的喜欢也太廉价了。

 

  林知幼施施然地想,下一秒,主持人激昂的声音蓦然响起。

 

  欢快的乐声荡漾在馆内四周,拉开了今晚这场摩托车障碍赛的决赛帷幕。

 

  此时赛场内遍布各种高柱、横木等障碍物。选手们准备就绪,在主持人的介绍声中依次出场。

 

  林知幼静静地望向赛场,当听见“江野”的名字时,她的眸光瞬间亮起。

 

  江野穿着17号的赛车服,戴着头盔,骑着摩托车疾速地通过一片沙石区。

  紧接着,他顺着滑道开上了一处高柱。

 

  江野眯了眯眼,望向半米开外的另一处高柱。他需要骑车跃过半空,抵达“对岸”。

彼时江野和几个男同学正大汗淋漓地围着操场跑步。

 

  他们的班主任孙薇站在操场边,脸色铁青,朝江野他们厉声道:“都给我好好跑,仔细你们的皮!都快高考了,还敢给我逃课!”

 

  “老师,离高考还有一百多天。”

  江野一边跑,一边欠揍地开口。

 

  孙薇气得鱼尾纹都快长出来了:“江野,你还敢贫嘴,给我多跑五圈!”

 

  “得嘞。”江野玩世不恭地笑笑。

 

 文学

  他平日里插科打诨,最近频繁逃课,主要是为了练摩托车为比赛做准备。

 

  他的几个兄弟闲着没事,便常常翻墙和江野一起逃课。

 

  面对他们几个“惯犯”,孙薇气得捂了捂胸口。

  她侧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思年:“你好好给他们数圈数,监督他们跑完再回家。”

 

  “知道了,老师。”

  思年作为班长,听从孙薇的话后,看着她走回办公楼。

 

  他刚侧过头,就瞧见一抹熟悉的娇小身影。

 

  林知幼尴尬地拄着拐杖上前,朝他嗫嚅道:“思年哥哥。”

  “放学了?”

  “嗯。”林知幼点头。

 

  她看了他一眼,旋即视线掠过他望向不远处的操场。

 

  思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淡声道:“没事,江野经常被罚,这是常规操作。”

  林知幼:“……”

 

  她还没说什么呢。

  学神的观察能力果然非比寻常。

 

  林知幼正神游,就见江野疾步跑到他们面前。

  他眉目疏朗,一点罚跑的自觉性都没有。

 

  他朝林知幼靠近:“小孩,今天这事你可别告诉我妈。”

 

  林知幼莫名紧张。

  她没有回答,瞥向了思年,表情略略微妙。

 

  江野立刻会意,笑道:“放心,他从小到大和我配合惯了,不会跟我妈说的!”

 

  思年将手抄进裤兜,冷峻的表情里带着点无奈,无话可说。

 

  江野歪头看向林知幼:“你能保证不说出去吗?”

 

  林知幼想了想,咬着粉嫩的唇,朝他点点头。

 

  见状,江野抬手摸了摸她头顶的发,语调倦懒含笑:“这样才乖。”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操场上,瞬间染红了林知幼的脸颊。

 

  她的心咯噔一跳,连忙垂下眼睑:“那我先走了。”

 

  她头也不回地拄着拐杖转身离去。身后操场上人声喧闹,夏风呼呼地吹过她的耳畔。

  可她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那是因为江野而剧烈跳动的声音。

 

  —

 

  林知幼原以为自己可以和思桃一起去观看江野的摩托车比赛。

 

  谁知当天晚上,思桃打电话到林知幼的家。

  她的语气闷闷的,带着点沮丧:“幼幼,我妈生病了,我得在家照顾她。”

 

  思桃的妈妈身子骨一直羸弱,听说经常吃药。

 

  林知幼在心里吁出一口气:“好,那你好好照顾阿姨。”

 

  林知幼挂断电话后,捞起了一旁的拐杖,从客厅柜子上的储钱罐里倒出好多硬币。

 

  她之前查过路线,市体育馆距离鹿鸣巷有很长的一段车程,公交车无法直达。

 

  林知幼将硬币揣进兜里,满怀忐忑与期待的心情,拄着拐杖出了门,搭上一辆的士车。

 

  的士车一路沿着昌平路向前开,不知过了多久,司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姑娘,到了。”

 

  林知幼见状,赶紧掏出兜里的硬币给了司机。

 

  她一路走进体育馆,彼时馆内人潮熙攘,无数选手站在赛场上摩拳擦掌地准备着。


 

 

  林知幼紧张得绞起手指,呼吸都快骤停了。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野的方向,只见他转动车把,油门一推,下一秒,摩托车跃然而起,后轮稳稳地落到了那处高柱上。

 

  那一刻,体育馆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林知幼坠在心头的石子瞬间落地,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全程,林知幼为江野捏了一把又一把的冷汗。

 

  他骑着摩托车越过一个个障碍物,犹如飞奔的骏马在赛场上恣意驰骋,不羁而飒爽。

 

  直到比赛结束,主持人在众人的瞩目下,宣布了本次比赛的最终成绩。

 

  江野跟另外两名选手站上了颁奖舞台,在众人的掌声与欢呼声中,他接过了属于自己的那枚冠军奖牌。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的摩托车赛事。

  少年一战成名,未来可期。

 

  林知幼走下观众席,忍不住倾身朝江野走近。

 

  他的身边围满了人,林知幼顿住脚步,彷徨间,有人匆匆走过,撞了下她的臂膀。

 

  林知幼脚步趔趄,重心一个不稳,顿时摔倒在地,拐杖也“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那人睨了她一眼,“啧”了声道:“一个瘸子来看什么摩托车比赛啊。”

 

  此时周围刚刚散场,很多观众都走下了观众席。

  他们望向摔倒的林知幼,眼里有鄙夷、不屑还有疑惑。

 

  林知幼没有去看那些人的异样眼光。

  她低垂着头,自卑、羞耻、愤懑等情绪搅动在她的心头,令她生出了绝望。

 

  她扎着的马尾辫早已松松垮垮,可林知幼顾不得这些。

  她伸手去抓自己掉落在地的拐杖。可惜够不着……

 

  她的脚使不上力,于是身子前倾,手臂伸长,刚想再够一下。

 

  下一秒,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拿起她的拐杖,朝她伸出了手。

 

  林知幼抬头,江野清俊的脸庞落在她的眼里,成为她眸中唯一的高光。

 

  他的薄唇动了动,眼瞳沉邃幽深:“能站起来吗?”

  林知幼勉力地朝他点点头。

 

  她伸手放在江野的掌心,他将她一把搀扶起来,垂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

 

  周围顿时响起了阵阵议论声。

  “这个女孩是谁啊?好像和野神认识。”

  “一个瘸子,能和野神有什么关系。”

  “他对一个路人也这么好吗?也太有爱心了吧!”

 

  虽然江野刚参加摩托车赛事不久,但他的名字早已在圈子里传开。

 

  年轻帅气、纨绔不羁,业务能力还十分能打。

  像他这样的人间极品,一下子就成为了那些爱好摩托车的粉丝们追逐的焦点。

 

  许多女生更是对他热烈追捧。在滨城的摩托车论坛上,有粉丝甚至公开发帖宣言。

  ——等野神成年后,就来娶我吧!

 

  那层楼盖得老高,一跃成为精华帖。

  不少人直呼:“还有几个月,野神就成年了!”

  “我等啊等,等到花儿都要开了!野神就是最绝的!”

 

  那时人人都觉得那些粉丝的热情太过高涨疯狂。

  直至几年后,江野出征世界摩托车锦标赛,夺得各种冠军头衔,成为国内最受瞩目的赛车手。

 

  众人才知道,原来那时的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而此时,那些人的议论声传进江野的耳朵里。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扶着林知幼的手,转而解下了她的发绳。

  林知幼:“?”

 

  她愣怔地看他,少女的皮肤瓷白透亮,乌黑的头发搭在肩上,清凌凌的眼睛与他对视。

 

  她粉嫩的唇瓣微抿着,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弄坏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