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班长穿着丝袜坐在我身上|半夜他用力挺进我的身体

0

她的后背抵着陆寒时的胸膛,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有力的心跳,抱着自己的手臂渐渐收紧,陆寒时的刚刚还抵着自己头顶的下巴,突然一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细嫩的脖颈,他的唇擦着她的耳尖,轻轻地伏在自己的肩窝上。

 

苏黎倏然僵直身子,正想提醒一句,却听到陆寒时用力地吸了口气,声音也变得沙哑了,“我这么想你,你却半点没想过我,真是不公平。苏老师,你能再待一会吗?”

话说完,陆寒时就将整个脑袋深深地埋入她的颈窝里,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肌肤上。

 

觉得他的呼吸异常的沉重,像受了委屈,在寻求安慰一样。

 

这一刻,苏黎忽感心中一紧,想说的话生生顿住了。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太阳西沉后的暮色从窗外透进来,朦胧之间似乎透着股温馨感,又听到陆寒时长吁口气,刚刚紧紧箍着她的手臂渐渐放松下来。

 

苏黎也忍不住深呼吸一下,好缓和刚刚被紧箍着的窒息感,却好像闻到了一股药味,她双眉一皱,猛地反应过来,动了动肩膀,问道:“陆……陆先生,你到底哪受伤了?”

 

“嘘!”陆寒时却再次打断她,“别说话,安静一下,现在气氛刚刚好呢!”

 

“不是,”苏黎不知哪来的力气,这次竟然轻易就挣脱了他的怀抱,站起来急声道:“我都闻到一股药味了,你身上肯定有伤,你给我看一下,到底伤得重不重?”

 

陆寒时静静地看着,没说让她看也没说不让她看,直接看得苏黎有些不好意思地想移开眼时,才见他忽然勾起唇角,向挑下一边眉,邪魅地笑道:“你确定要看!”

 

话说着,抬起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放在领扣上,边缓慢地解着扣子,边接着低哑地道:“我伤在一处隐蔽的部位,我只能把衣服脱了给你看。”

 

这话本身没什么毛病,偏偏结合了陆寒时此时的表情与语气,却异常地撩拔人的心弦,他还坏心眼地将动作放慢,一点一点地像在引诱着苏黎。

 

终于解开了第一颗扣子,露出他蜜色而精致的锁骨部位,有生之年,苏黎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的锁骨也可以用精致来形容,忍不住吞咽下喉咙,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手继续往下去解第二颗扣子。

 

他故意只用一只手,修长的指尖轻轻地撩起扣子,缓缓地摸着扣眼,配合着另一只手指,把扣子挑出来。

 

随着他的动作,扣子脱离出来的那一刻,苏黎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随即就见敞开的放领里露出紧致的胸肌,就在这一刻,苏黎的脑子里倏然地想起了某个不可描述的片断,脸上一烫,陡然间转过身,捂着脸羞愤地道:“我不看了我不看了,陆先生,你快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看了!”

 

陆寒时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却不动声色地依然坏笑着道:“你确定不看吗?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以后可没这种让少爷我亲自上演脱衣秀的机会了,你确定不会后悔?”

 

苏黎压根不转过身来,依然背着他连连摆手道:“我确定我确定,你赶快把扣子扣好吧!”

 

背后一声轻笑,不用看,苏黎也能想象得到陆寒时此时的表情,肯定是充满着戏谑的笑意,懊恼地闭上眼,一阵扼腕的。

苏黎每天都奔波在学校、公司与医院三点一线之间,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但弟弟的病情确认已经稳定下来后,就算再忙,她也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苏黎心里不禁对陆寒时的感激日益渐盛起来,她原本以为,陆寒时给她这么大的人情,肯定会有所企图。但苏黎没想到的是,这段时间就再也没见过他了,陆寒时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文学

她觉得还是找个时间去找人家道谢,好歹人家是真的帮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

 

还是上次那个秘书接听的,可是她却告诉苏黎陆寒时并不在公司,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她,会帮她转告。

 

相同的台词,不知这是否是秘书的口头禅。

 

秘书说约陆总得提前预约,且他最近一个月的行程都排满了,预约时间得排到下个月。

 

苏黎只得委婉地说谢谢,忙挂了电话。

 

既然约不到人,那只能另想他法了,正好这时上课预备铃响了,是她的课,于是拿起乐谱往音乐室去。

 

远远地看到五(3)班的同学踏着铃声往音乐室里赶,苏黎摇摇头,无奈地站在门外,等他们都进去了才进。

 

可谁知她刚说完准备上课,门外又走进了一位男生,个子高高的,看着比同龄年都高,双手插在校服裤兜里,走进来的样子要多拽就有多拽,看得苏黎老想上前把他松松垮垮的领带给束紧,再让他好好走路。

 

于是苏黎就叫住了他,“陆羽,你怎么又迟到了?你的书呢?”

 

没错,此位姗姗来迟的男生,正是陆寒时的弟弟陆羽,只见他停住脚步,看了苏黎一眼,手依然插在裤兜里,只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道:“不知道,我没看到?”

 

“你没看到不会找一下吗?”苏黎声音微微提高了些,但因为太过甜美,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十足的威严。

 

陆羽这下倒是乖巧,立即应了一声,“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苏黎吸口气,果然是陆寒时的弟弟,痞里痞气的模样实在太像了,她只得摆摆手道:“那快到你自己的位置站好。今天是合唱课,是为一个月后学校举行的晚会表演作准备的,大家都认真点,明白吗?”

 

一阵异口同声的应答声响起,苏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扫了一眼还在慢吞吞走过去的陆羽,稍微放心,她转身把乐谱放在钢琴上。

 

“那么同学们,我们首先来听一遍这首歌的曲子。”苏黎坐在钢琴前,回头又看了同学们一眼。

 

她盯着合唱团后面的位置,克制着语气喊了一声:“陆羽,站好,不要总是乱动影响到同学上课。”

 

既然是合唱团,一班同学自然是要站在阶梯台上的,陆羽个子高,他本应站在最后一排,但此时他偏不,就懒懒地坐在上面,还把腿伸长了,手肘靠在身后,反正没一点学生端庄的样子,要是教导主任经过看见了,肯定会揪着他当着全校念检讨书。

 

而且他还特别有理有据地回了苏黎一句,“报告老师,我血糖低,今天早上赶着上学忘了吃早餐,我怕站久了会晕倒,索性就先坐下来了。”

 

“哈哈……”顿时一阵哄笑声响起。

 

陆羽实在是令人头疼。

 

苏黎脑海中不禁想起那道与他十分相识的身影,同样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容笑起来时,嘴角总似挂着一抹痞痞的笑意,很多时说出来的话也让她无法回应,总而言之这是一家子没错了。

 

苏黎只得拼命地让他们安静下来,板着脸看着还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表情一脸无辜的陆羽,正想再说他两句,让他站起来。

 

不想,陆羽似乎被她盯着怕了,总算是自觉地爬了起来,但出口的话又立即让苏黎否定了以为他是怕了自己的想法。

 

“好了,老师,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帅,但老师你并不是我的菜。”陆羽说着,还作势上下打量了苏黎一眼。

 

“你!”

 

又是一阵哄笑,这下五(3)班的同学都快要笑疯,谁能想到这个十一二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竟然会如此大胆,当众就调戏起老师!

 

刹时,苏黎的脸都憋红了。

 

就是这个表情,简直与陆寒时如出一辙!苏黎简直要被他气得吐出口老血,不禁抚住胸口,抬手指了指他,“你,一会下课留下来。”

苏黎看着陆羽,见他手又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倚在钢琴旁,满脸不在乎的模样,不知怎的,苏黎早就想好的训话,一时竟说不出口来。

 

对眼前这个长相的确有那么点帅气的男孩,莫名地浮起股心疼感来。

 

“陆羽,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在我小时候,母亲刚离开的那段时间,我低落过好一段时间,常常会作出一些判逆的举动,想引起父亲的重视,好让他能抽时间回家陪陪我们。父母公务繁忙,可能没有细心的照顾到你的感受,但你不能因此就自我放弃。”

 

陆羽脸色一顿,但又很快恢复如常,“老师,没必要扮可怜感化我。”

 

本来陆羽还很认真地听着她说的,但不知后来她说错了什么,只见陆羽相当不屑地撇了撇嘴,刚刚还想去整理衣领的手突然又放了下来,重新插回裤兜里,再次倚在钢琴旁。

 

见此,苏黎神情一顿,不禁皱起眉来,犹疑地看着他。

 

却见这少年讽刺地来了一句:“你们大人才不会有什么责任感呢!哼!”

 

苏黎有些头疼地抚下额前的头发,无奈地只得祭出自己的大招,“既然老师说的你不爱听,那我觉得还是叫你家长来趟学校吧,必须得与你家长沟通一下。”

 

“别说家长了,就连我哥都忙着工作呢,才没空管我。”陆羽冷不丁地道。

 

“……”苏黎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不知是否是提到了他哥哥的原因。

 

谁知陆羽脸上的表情更加嘲讽起来,眼中似乎还隐隐地闪过一是丝伤感,勾着唇角,不屑地哼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撞了苏黎的心口一下,总感觉自己与这男孩有某种共同点,于是不敢再提他父母两字。

 

想了想,苏黎只好试探着问道:“呃……可就算你哥哥工作再忙,唔……我意思是再忙也不比你这个弟弟重要吧!如果总是联系不上的话,那我只能去家访了。”

 

随着她的话落,陆羽突然抬头,古怪地看向她,然后笑意在眼中堆积,刚刚那股莹绕在他身上的沉郁感突然消失了,他像是突然动了歪念头,笑道:“老师,既然你这么想见我哥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下。”

 

“陆羽同学!”苏黎板着脸,生气了。

 

“哦,家访!”陆羽把尾音拉长,还挑了挑眉,反正那表情看着苏黎一阵心惊胆颤的,生怕他又会冒出什么话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陆羽什么也没说,而是伸出手来,同时手里还多了部手机。

 

苏黎正想提醒他学生不许带手机回学校,却见他二话不说,迅速地拔通了电话,然后贴近耳朵里,还对着她神秘一笑。

 

“???”苏黎一阵莫名其妙,就听陆羽对电话里说道:“喂,哥,我老师有事找你,还说准备家访,是的,就是苏老师……嗯,好的!”

 

话毕,手机就往她面前一递,并道:“苏老师,我哥让你接电话。”

 

“什……什么?”苏黎满脸诧异,甚至都不敢去接电话,但陆羽一直举着手机,还挤眉弄眼地示意她。

 

无奈,苏黎只得伸手接过,“陆羽同学的家属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果然是陆寒时的声音,“听说,你找我,嗯?”

 

不知怎的,他这样带着轻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竟然好听到苏爆了,苏黎只觉脸更烫了。

 

但在一旁的陆羽一直盯着她,也不敢多说别的,只得道:“是的,陆先生,那个陆羽说你很忙,没时间到学校来……”

 

陆寒时微微一顿,“苏老师,陆羽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时间去学校。”

 

苏黎攥着手机,“可是关于陆羽同学的事情……”

 

“所以,苏老师,你还是家访吧。”陆寒时轻描淡写的又加了一句,“我晚上八点在家。”

 

苏黎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

 

陆羽看戏一般看着她,“苏老师,被臭骂了一顿吧,都跟你说了,我哥的脾气不好惹。他最不耐烦听老师批评我。”

 

苏黎扯了扯嘴角。“陆羽同学,你哥哥同意我去家访了。”

 

陆羽:……

 

“什么?家访?!”

 

这真的是见鬼了!

 

只要陆羽不太过分,哥哥从来都不会管他,可是这次!怎么就同意家访了?!

陆羽百思不得其解,他凑到了苏黎面前,“老师,你跟我哥认识吗?他怎么对你这么客气?”

 

苏黎脸上一红,她避开了陆羽的眼神,干巴巴的解释道,“我都说你说了,你哥哥就算是再忙,也不会对你置之不理的。”

 

陆羽磨了磨牙,只好接受了,“老师,我可先跟你说好,去了我家,不许乱说我的话,我哥受伤了,他经不起刺激。”

 

受伤?

 

苏黎想起刚刚电话里陆寒时语气的不对劲,不由得忧虑起来,怎么会受伤的?

 

夜里,苏黎不同意,但陆羽还是派了车子来接她去陆家,态度强硬,说什么都不让苏黎自己打车。苏黎只得同意,微一出神车子已经启动,一路往陆家驶去。

 

终于到了陆家,饶是苏黎这样也算看过大场面的千金小姐,也忍不住暗暗舌砸。

 

苏黎猜到陆家非富即贵,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富有,她这样冒然地出现在他家里,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管家听说她是陆羽的老师,来此的目的是家访,边在前头带路边热情地说道:“苏老师这边请,我家老爷夫人太忙,小少爷就一直让时少爷代为看顾。你请坐,我这就去请时少爷下楼来。”

 

管家刚要转身,却被陆羽抬手止制了,“不必麻烦了,我直接带苏老师上去找我哥就行,你忙你的去吧。”

 

“可是时少爷在房间里……”管家还想说什么,但见陆羽沉下脸来,只得连忙闭了嘴,低头依言退了下去。

 

苏黎就跟着陆羽的脚步,上了他家的二楼。

 

“哥,苏老师来了。”陆羽在一扇房门前敲了敲门。

 

“知道了。”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苏黎心中一紧,莫名地有些紧张,不由得抬手抚了下额边的发丝。

 

就见陆羽扣动门把,门应声打开了,陆羽道:“苏老师请进吧。”

 

入眼就是一式黑白的家具与摆饰,显得简单明了,且不失高端优雅的配色,看着虽低调,却很符合陆寒时风格。

 

只是那个站在她面前,勾着唇,一脸似笑非笑的男人不是陆寒时是谁?

 

苏黎不禁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除了发现这男人脸色苍白了一点,哪还有一点受伤的症状?就连身上包扎伤口的纱布都没见着。苏黎不由得狐疑地看向陆羽,以眼神问他,“不是说陆先生受伤了吗?这怎么回事?”

 

陆羽刚要说话,便听见陆寒时那淡漠低沉的声音,“陆羽,你都跟苏老师胡说些什么?”

 

苏黎神色一阵大囧,怎么感觉自己像似被兄弟俩摆了一道,故意骗她上门一样。

 

“你出去吧,我想苏老师有些话只想跟我单独聊。”陆寒时微微眯起眼睛,那视线落在苏黎的身上,就连说的话也别有深意。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这个家伙该不会当着弟弟的面胡乱说些什么吧?!

 

陆羽轻咳了一声,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转着,最终还是妥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房间里刹时只剩下两人,空气中的那股尴尬还没散去,苏黎忍不住出声打破沉默。“那个……”

 

陆寒时微垂头,看着她因尴尬而染上红晕的脸颊,甚是可爱,不自觉地勾起唇,轻笑一声,“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很高兴。”

 

“我是来做家访的。”苏黎半点也不愿意配合他。

 

陆寒时却又厚脸皮的接着说道,“顺便来看我。”

 

苏黎面无表情的忽略了他的话,她从包里掏出了份试卷,递到陆寒时面前,“陆先生,陆羽的情况你都了解吗?陆先生有没有考虑过跟老师沟通一下,毕竟孩子的学习与是日常出现的问题,仅凭老师单方面的了解,或许不够全面,若是可以,作为老师希望家长能尽量配合一下,共同怒力让孩子把错误改正,对于这些,我相信陆先生会很赞同的。”

 

陆羽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作为老师,她既然接了这个担子,就像负责任到底。

 

“苏老师的话,我非常赞同。在这件事情上,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呃,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的?苏黎下意识地也旁另一边挪了挪,以便避开他的靠近。

 

但两座的沙发,总共就那么点座置,她一动,陆寒时也跟着靠过去,很快苏黎就紧贴着扶手了,再也挪不动。

 

如此一来,苏黎若是还不明白他是故意的,那还真是纯洁得可以,她已经羞愤得满脸通红,想站起来,但眼见陆寒时突然向她把手伸了过来。

 

“苏老师,好几天没见,想我了么?”陆寒时那深邃的眼眸,似乎带着异样的情愫。

 

“没有!”苏黎见他距离靠得太近,忍不住往后一躲,不小心撞到了他。

 

他一声闷痛,苏黎诧异地抬眼,就见陆寒时被她推得直接撞到沙发背上,眉头皱得快要打结了,一脸痛苦的模样。

 

“陆寒时,你怎么了?”苏黎一见,顿时也紧张起来。

 

苏黎忙伸手去拉他,但才碰到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住,用力一拽,自己反而猝不及防地往他身上倒去,一头扑到他怀里。

 

“嘶!”这回闷痛声就响在头顶上,苏黎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撞上他的刹那僵直的身体,不由得忙挣扎着要离开他。

 

但陆寒时却反手一把将抱到,紧紧地箍在怀里,低头用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沉沉的声音低哑着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这声音像有魔力,苏黎果真停止了挣扎,愣愣地呆在他怀里,一时也不明白为什么。


 

“转过身来。”陆寒时提醒一句,却见苏黎依然动也不动,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他只得又补充一句,“扣子已经扣好了。”

 

这才见苏黎缓缓地转过身来,只是垂着脸,再也不敢随便乱看了,神色窘迫得满脸都通红了。

 

见此,陆寒时不禁又轻笑一声,深邃的黑眸里溢满了笑意,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又逗弄了一句,“你的脸好红啊,真令人想亲你一口!诶,我刚刚抱着你时,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苏黎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深吸口气道:“陆先生,既然你的身子抱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改天若您有空了,我……我再约你谈谈陆羽的事情吧!”

 

说完,她连忙把矮上的试卷拿起来,折好了放回自己的包里,果真要走了。

 

“等等。”陆寒时却叫住了她。

 

苏黎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他还要干什么,但依言停下了步子。

 

“把你的手机给我。”却听陆寒时道。

 

“啊?”苏黎以为自己没听清。

 

“手机给我。”

 

“哦。”

 

这一刻,就连苏黎本人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言听计从的。

 

看着他在自己的手机一阵操作,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她的手机上扫了一下,苏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在扫二微码。

 

“好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约我。”陆寒时边把手机还给她边说着。

 

“我……”

 

“怎么?不想记下来,是想赖账?”陆寒时一副债主的模样。

 

“知道了。”苏黎纳纳地哦一声。

苏黎还想拒绝,但见陆寒时说着已经往房门外走去,只得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下楼梯的时候,陆寒时走在前面,苏黎落后,却总觉得陆寒时下楼梯时的步子有些别扭,后背僵直着,虽然步子不紧不慢,但总觉得他是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

 

苏黎真的很想问他到底伤在哪了,但又敢他立即转过身来,再次上演一次解扣子的过程,眼看就快要走到一楼了,不时有佣人走动,让人误会了怎么办?

 

她只能忍住了,放慢了腿步,缓缓跟着走下来。

 

一楼没见到陆羽的身影,正好管家从厨房里走出来,陆寒时对她道:“珍姨,安排辆车送苏老师回家去!还有陆羽呢?让他过来,跟老师道别一下。”

 

管家珍姨见了陆寒时像似吓了一跳,想说什么,但见陆寒时的暗示,又忍住了,转而不悦地看了苏黎一眼,应声去了。

 

苏黎张了张嘴,想拒绝他安排车的,见此,一时不又不敢出声了,生怕惹得管家对她更有意见。

 

转过眼见陆寒时在看她,有点窘迫,下意识道:“那,谢谢陆先生了,再见。”

 

陆寒时只嗯一声,依然盯着她。

 

苏黎不敢再多待了,连忙往大门外走去,但快走到门口时,她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陆寒时道:“陆先生,等你休息好了,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希望能跟你预约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身体 #丝袜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