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王妃本王要你|莫南爵在童染身体里不出去

0

王妃本王要你|莫南爵在童染身体里不出去

俩人到了门外,许怀文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她将刚才看到刘心悦的事情讲给他听。

  “……当什么大事呢,看到又怎么样,我就这么见不得人?”许怀文一边将她肩上的书包拿到自己手上,一边满不在乎地开口。

  “可是……”

  “可什么是!有什么事你都推给我,别担心了,走了,去玩过山车吧!”

  江小鱼被他拉着继续往前,脑子里却全是刘心悦刚才的那个眼神。

  ……

  晚自习,今天是平日里最严厉的数学老师坐班,教室里异常安静,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自习着,忽然教室门被推开来,班主任走了进来,一脸严肃。

  “江小鱼,你跟我来一下。”

被喊到名字的江小鱼有点疑惑,不知道班主任这个时候叫她过去干嘛,难道是期末考试前的例行谈话这就开始了吗?

  一路跟着老师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并没有其它老师,蒋仁涛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伸手示意叫江小鱼也坐下。

  “小鱼,最近学习很紧张?”蒋仁涛向来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姑娘,所以跟她说起话来也不自然地柔和了许多。

  江小鱼摇了摇头,答道:“不紧张的,住校以后多了很多学习时间,所以还好。”

  蒋仁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我听说……你最近在恋爱?”

  江小鱼闻言脸色一白,不自然地移开了看向他的眼神,摇了摇头表示否认,却也没有开口辩解。

  “学校禁止早恋,这是每次班会必提的主题,你忘了吗?”蒋仁涛的语气忽地严肃了起来。

  在谨益,早恋一直是严令禁止的,这其中除了校风严谨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据说是多年前在一号图书馆后面自尽的女生,就是因为早恋闹了矛盾,才想不通了结了自己的。

  江小鱼低着头,惨白着一张脸,没有接话。

  蒋仁涛转身从备课本里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面前,江小鱼接过,心脏狠狠一缩。

  照片上一男一女,男孩笑得一脸开心,女孩倾着身子吻着他,正是那天她跟许怀文在游乐场内的餐厅内亲吻的照片,她忽地想起刘心悦那个眼神,原来她早就看到了!

  “上次学校有同学早恋,你应该记得学校是如何处置的吧?全校通报批评,那个男生最后还被退学了。”蒋仁涛继续跟她讲说着事情的严重性。

  江小鱼拿着照片的手不自然地抖了抖,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照片上。蒋仁涛见她这样,心里也不太好受,谁不是从十几岁的青葱少年走过来的呢,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无论学校怎样禁止,总有那么些蠢蠢欲动的,但是现在别人证据都送到他手上来了,他如果不管,这个班主任也别想当了,更何况,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学习用功的小姑娘。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家里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你妈妈一个人带着你,并不容易,进高中后你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校前五名以内,这也是你努力的结果。至于许怀文,天赋是不错,就是懒散了些,学习成绩忽上忽下的,人也叛逆,谁都管不了他,可是人家有叛逆的资本,你知道他们家什么背景么?学校现在翻新的那几栋楼,全是他们家出的钱,你想想这个事情如果真的闹大了,到时候走的是你还是他?”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话,蒋仁涛嘴里也有些干了,端过一旁早就凉了的茶喝了一口,接着道:“再说,他们这种世家公子哥儿,有几个是靠得住的,你觉得为了他赌上你自己的未来,值不值?你妈妈要是知道了,她该多难过!”

  听他提起自己妈妈,江小鱼终于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惶恐。

  “老师,求您别告诉我妈妈,我以后一定会跟许……许怀文保持距离的。”

  蒋仁涛沉默了片刻,似是在斟酌着什么,良久,终于开口道:“好吧,我就信你一次,看你期末的成绩说话吧,如果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那么下次肯定就会通知家长了。”

  江小鱼暗暗松了口气,眼泪在眼睛里转了几个圈儿,又鼓着勇气道:“老师,我还有个请求,您能不能……别跟许怀文说起这个事情,其实,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筑成的祸事,他对我……其实没什么真心的,只要我下决心跟他断了,他肯定也不会说什么的。”

  蒋仁涛有点诧异地望着眼前眼睛哭得红肿的小姑娘,原来是这样么?那这个许怀文,也太过分了点,低低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呐!

  “好吧,我答应你。”说完无奈地挥了挥手,示意江小鱼离开。

  江小鱼站在教室门外地走廊上吹了会儿冷风,直到眼泪都干了,才进了教室,推开门,一眼望见刘心悦,或许是注意到江小鱼红肿的眼眶,刘心悦得意地对她笑了笑,她没有回应刘心悦的眼神,低着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脑袋里闪出上次许怀文说的话来----有什么事你都推给我。她苦涩地笑了笑,推给他,她怎么舍得呢。

  ……

  不知道为什么,许怀文总觉得小丫头这两天很不正常,经常做着做着习题就开始发呆,要么就是看着他发呆,他放下手中的笔,将她手中的试卷抽了出来,看了一眼上面的题目,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她盯了起码有三分钟了。

  “选C。” 说完将试卷还给她。

许怀文的手从后面直接伸进她的内裤,在她挺翘的小臀上捏了捏,划过臀缝,直摸上她前面的花穴。“这么湿,是不是想我想的?”他吻上她的唇,低低地问她。江小鱼害羞的躲过他的吻,将头埋进他的怀里,闷闷地摇头。

  他的手在她花心处揉捻着,却并不进去,勾得小姑娘在他怀里难耐地扭。

  “要不要我的手……干你?”少年恶劣地贴着她的耳朵问她。

  小姑娘哪听过这样的词,将头埋得更深,吓得声音都带了哭腔:“别……别说了。”

 文学

   江小鱼难耐地哼着,腿心被许怀文的手指搅得湿乎乎的,鼓胀的胸前也被一只大手隔着衣裳揉捏着,耳边是他粗重的呼吸声,腰间顶着热热的一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偏偏许怀文还恶劣地咬着她耳朵问:“乖乖,舒不舒服,嗯?”小姑娘哪里敢回答他,羞得脚指头都缩了起来,得不到回应的少年手下又是狠狠一顶,满意地感受到怀里的人儿一颤,才又温柔地在她的花瓣上轻捻了起来。

  江小鱼感受到抵在自己腰间的那一根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热,她害怕地往后退,想离它远一点,却被许怀文拉得更近,他将她的手带到那处火热,低哑着嗓音道:“摸摸它。”

  许怀文欲火难消,又想起几天前这臭丫头对自己避而不见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在她耳垂上狠咬了一口,“以后要是再敢这么躲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小鱼被他收拾得浑身酥麻,整个人都软在他怀里,他说什么她都点头,哪里敢说点什么来抗拒他。许怀文原本也没想把她怎么样,见她这么乖乖地缩在自己怀里,便收了手,抱着她靠在身后的树上,平息着自己体内的欲望。

  深秋的凉风偶尔吹过,相拥着的两个人却并不觉得冷,江小鱼犹豫了良久,还是开口道:“学校……不支持早恋。”

  “嗯?”少年在黑暗中扬了扬眉。

  “我是说,我们在学校的时候,还是要……要保持距离的。”她不甚有底气地解释着。

  “所以,你还是打算躲着我?”他的眼睛咪了咪,语气里带了丝警告。

  察觉到他挺直了身子,她连忙道:“不是的,我的意思是,除了在学校,比如,周末的时候,我都可以去……去找你的。”

  许怀文沉思了片刻,想起学校论坛上那些关于她的帖子,用词无不刻薄,想来她是害怕那些非议的吧,他很想跟她说不要在意那些言论,可是一想,算了,她这么敏感的性子,并非一天两天长成的,这太难为她了,行吧,那就依着她好了。

  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笑得一脸坏,将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揉着,“唔……周末找我干嘛呢?”

  江小鱼之前的话原本就是情急之下说的,哪里想到他还会这么问,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又羞又臊的小姑娘急得在他怀里直扑腾,许怀文笑得一脸得意,伸手将某只愤怒的小鸟按进自己怀里。

  “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以后在学校里跟你保持距离,周末就……嗯?”他磁性的声音低低地拖着尾音,似是在暗示着什么。江小鱼被他逗得脸儿发热,伸手去捂他的唇,不让他再继续往下说,没曾想,他居然伸出舌头在她掌心一舔,手心传来的温热吓得她将手背在了身后,不敢再乱动,生怕他又“变身”狼人,对自己上下其手。

  “你的晚自习,还要去吗?”许怀文“好心”地提醒起她还要上课的事实。

  江小鱼闻言从他怀里弹了起来,如梦初醒。

  “完了,完了,怎么没听到铃声响呢!”

  说完急急忙忙地推开许怀文就往外走,许怀文这回倒也没拉她,懒洋洋地道:“已经上课快半小时了,你确定还要去吗?”

  他的话成功地让江小鱼脚步一顿,气急败坏地站在原地,小声抱怨起来:“你听到铃声怎么也不提醒我……”

  许怀文走向她,从兜里拿出她的眼镜,替她带上。

  “我可没听到。”

  “那……那现在怎么办啊?晚自习都已经开始了,我现在过去,怎么跟老师解释……”从来没迟到早退过的小姑娘,心头很是焦虑。

  “不去了。”

  “那老师问起来怎么办?”

  “不会问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开车载着他女朋友出去了。”

  “……”

  “再陪我坐会儿?”

  ……

不久,谨益中学网上论坛被黑客攻击,里面所有关于许怀文的帖子全部被删除了,引来同学们议论纷纷,但是因为没有太多后续,这事儿也就到此为止,不过后来论坛上再没有关于许怀文感情八卦的帖子了。

  而许怀文跟江小鱼,一如之前所说,俩人在学校保持着陌生人的距离,当然,除了周末。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周末,江小鱼吃完早餐,跟她妈妈打完招呼就打算出门了。

  忽然江采华叫住她道:“曼曼,马上要考试了,你那个家教,要不就别做了吧,我看你最近每个周末都往外跑,别耽误了自己的功课。”

  江小鱼心里有点心虚,小彦最近从他奶奶家回到了他妈妈家,但是其实给他的补习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更多的时候,她都跟许怀文腻在一起。

  她低下头收拾书包,避免跟她妈眼神对视,含含糊糊道:“没事的……我最近在学校住宿,每天晚上多了很多时间自习,不会耽误功课的。”

  江采华听她这么一说,不疑有他,又叮嘱了几声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之类的话后,便目送着她走了,她大半辈子都过得艰辛,好在女儿乖巧懂事,也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许怀文伸手在江小鱼眼前晃了晃,“嘿,回神了,想什么呢?这可是你今天第五次走神了,再这么心不在焉的---”他忽地凑到她耳边,“---我就亲你了。”

  许怀文今天心血来潮,非要拉着江小鱼到游乐场玩,此时正是饭点,俩人坐在人声鼎沸的餐厅里,周围全是人,江小鱼被他忽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她还不太能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靠得太近,闹了个大红脸后,她有点气恼地将手里的鸡腿塞进他嘴里,随着跟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变长,她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他了,甚至偶尔还在他面前使个小性子。

  嘴里被她塞得满满的少年此刻看起来丝毫没有了平常冷清的样子,他背对着光,笑得眉眼弯弯,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江小鱼怔怔地望着他,脑袋不由自主地探了过去,飞快地在他满嘴是油的唇上亲了一口。

  热血过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后,小姑娘红着脸端正坐好,低着头一副要努力吃饭的样子。被偷亲了的许怀文当然不可能这么快放过她,他伸手拿纸巾擦了擦嘴,凑到她面前,低低地道:“再来一下?”

  江小鱼头几乎要低道桌子下去了,嘴里一边吃东西一边含含糊糊地道:“还是先吃饭吧,我……很饿了……”少年才不管那么多,修长的手指扣着她后脑勺把她的脸转了过来,在她嘴上狠狠亲了一口才放开她。她心慌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大家都在认真地吃饭,没空注意他们。

  然而视线刚好要收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一张熟悉的面孔,对方满脸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过了头,这人正是班上平日里最不待见她的刘心悦,她跟一帮人坐在不远处吃饭。

  江小鱼脸色一白,低着头拿起椅子上的书包,小声道:“我吃饱了,咱们走吧”

  “怎么了?”许怀文察觉到她神色不对劲,伸手将她带到自己怀里,低头问她。

  她担心对面又有人看过来,于是伸手推了推他道:“这里有点闷,我们出去再说吧。”  

  江小鱼接过试卷,哦了一声,在试卷上勾了C选项。

  许怀文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皱着眉头问她:“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啊。”江小鱼低着头,一副认真做题的样子。

  许怀文眼色沉了沉,这哪里是“没怎么”的样子,他索性将她的椅子转了个九十度,面向自己。

  “你心里有事。”他用的是肯定句。

  江小鱼怔怔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忽然笑道:“我们……干点别的吧,老是写作业也很无聊。”

  许怀文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江小鱼心里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是仍然被他看得红了脸,她眨了眨眼,忽然起身爬到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道:“好不好嘛?”

  小姑娘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娇嗔地看着他,她这样的样子很少见,大多数时候,她是柔顺的,他说什么她都不反对,他喜欢她的乖巧,但是这样的她却让他无法抗拒。

  少年被她晃得心思旖旎了起来,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是想审问她的,伸手将她搂得更近了些,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贴着她的脸低哑着嗓音问她:“干什么呢?”

江小鱼坐在他身上,一颗心紧张得砰砰直跳,不敢跟他的眼神对视,抿了抿唇,伸手取了自己的眼镜,心里想着,索性视线模糊一些,对上他的时候就没那么紧张了。

  她没有回答许怀文的问题,闭上眼睛将脸凑向他,勇敢地亲了上去。除了上一次在游乐场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他一下,她还从未像今天这样主动吻过他。

  许怀文不动声色地感受着她的亲吻,想看看她到底能主动到什么程度。

  小姑娘生涩地伸出舌头,细细地在他唇边舔着、试探着,却又不敢更进一步,舔了半天,见他还是毫无反应,有些气馁了起来,搂住他脖子的手撒娇似的晃。许怀文忍着笑,还是没有动,忽而,小姑娘似是下了决心一般,小小的舌头顶着他的唇,直往里面钻。

  许怀文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戏谑道:“你今天说不想出去玩,非要待在家里,是想……这样?”

  原本做了好长时间心理建设才采取行动的江小鱼,被他笑得像个被戳破的气球般,懊恼地将头埋在他怀里,没有作声。

  许怀文伸手将胸前的小脑袋拔拉了起来,手指在她鲜嫩的唇上摩挲着,忽而将手指顶到她的嘴里,手指追逐着她的小舌,逗弄了片刻,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两个指头夹住她的舌头,让她躲无可躲,只能乖乖地含着他的指头。

  小姑娘嘴里含着两个手指头,脸上看起来很是无辜,许怀文看着她红嫩的小嘴,脑中忽然设想了另一个画面,身下某处忽然硬得发疼。抽出手指,伸手扣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屁股往前移了移,让她的脸靠得自己更近些,霸道地张嘴含住她的唇,疯狂地亲吻了起来。

  江小鱼嘴里刚刚被他的手指逗弄得口水满满,他用力地吮着她的唇,不断地将自己嘴里的津液渡给她,逼着她的舌头与自己的交缠。

  情欲已起的少年一边吻着她,一边起身搂着她往卧房里走。等到了卧房,江小鱼身上的外套已经被他脱掉了,因为天气渐冷,她里面还穿着薄毛衣。

  许怀文抱着她滚到床上,看到她身上的薄毛衣,皱了皱眉道:“怎么穿这么多……”说完伸手又开始去脱她的毛衣,等脱到最后只剩内衣时才住了手,大手继续往下,将她下身剥得只剩下内裤。

  凉凉的空气让江小鱼不自觉地打了个颤,伸手将他搂得更紧了,整个人朝他怀里钻。

  许怀文贴着她的耳朵,热热的气息往她耳朵里灌:“小家伙,今天怎么了,这么热情,是不是想哥哥好好疼你?”

  江小鱼迷蒙着眼,小脸红彤彤的,喉咙里轻轻发出“嗯”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他红了眼,咬着牙在她耳边命令道:“把内衣脱掉!”小姑娘乖巧地反手伸到后面,将内衣扣解开,两只雪白的乳儿没了束缚,蹦跳着跟上方的少年打招呼。

  许怀文故意将唇凑到她面前,却在她将要吻上自己的时候往后退,舔了舔她的耳珠道:“是不是想亲我?”

  被逗弄得浑身发热的小姑娘急急地点头,许怀文勾了勾唇,将刚刚在她体内抽擦的手指拿了出来,放到她嘴里,命令道:“舔它。”

  这会儿他说什么,她都照着做,小舌头伸了出来,细细地舔弄着他的手指。

  小姑娘紧闭着的双眼打开,对上上方少年含笑的眼睛,她有点羞赧地将视线移了开,拿手挡住了脸,不再看他。

   江小鱼将脸埋在手心里,闷闷地摇头。

一旁乖顺地垂着头的小姑娘却悄悄地红了眼眶,长到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有人帮她吹头发。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开始自理生活,江采华收入不高,为了维持她的学业以及俩人的生活开支,每天说起早贪黑也不过分,至于她的父亲,从她懂事起,也仅仅见过两三次,每次看到她都是一副冷漠又不耐烦的神情。

  吹了小一会儿,许怀文掌握了技巧,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发间灵活的拨弄,不一会儿就头发就吹得半干了,吹到她刘海的时候,他忍不住吐槽:“你这头发帘儿谁给你剪的?又长又厚的,还好你眼睛大,要不然眼睛都遮没了。”

  说完还尝试着将她刘海吹到一旁,停下来打量道:“这样就好看多了——嗯?怎么了这是?眼睛怎么红得跟兔子似的?”

  他关掉吹风机随手放在一旁,低头侧目看着她。江小鱼被他这么看着,眼睛酸得更厉害了。

  不过是尚未涉世的小女孩,哪里懂得掩藏心思呢,她忽而搂上他的腰,紧紧地抱着他,眼泪汨汨地钻进他的衣服里。

  许怀文被她抱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手抚上她尚未全干的黑发,低声问她:“好好的哭什么?谁欺负你了?”怀里的小姑娘还是没作声,他索性将她的脑袋从自己身下拉拔了起来,坐在她身旁面对面看着她,没有了刘海的遮挡,一张小脸儿很是秀气,只不过哭得脸上到处都是红红的,又因为带着点儿婴儿肥,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他捏了捏她鼻子,忍不住调笑道:“让我想想,是不是觉得自己清白被毁了,担心我以后不负责?”

  江小鱼原本心里正千愁万绪地伤着情呢,他一句话成功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着急想分辨两句,或许刚刚哭得太伤心的缘故,鼻孔里却不小心吹出来一个鼻涕泡,许怀文正盯着她看呢,被她这忽然冒出来的又圆又亮的鼻涕泡逗得没忍住,“噗嗤”一声,笑趴在了床上, “嘭”地一下,小姑娘脸红得像是被炸开了一朵五彩云般,手忙脚乱地一边伸手推他一边吸鼻子。

  “笑……笑什么笑!”许怀文仍然捧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炸毛的某人凶得很没底气,只好羞恼地伸手去挠他,俩人嬉闹做一团,从床上滚到地下,差点又擦枪走火,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许怀文搂着江小鱼躺在床上,懒洋洋地开口道:刚刚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身体 #出去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