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交换系列合集小说|污段子套路男人下面问题

0

交换系列合集小说|污段子套路男人下面问题

“说怕啥你今天敢这样断案子,那我明天就把你拖进苞米地给强暴了!”

 

孟冰莹羞脑气交加,有点发疯的失去理智,竟然不顾及警察的形象了,冲上去真的要撕陈小顺的嘴,陈小顺当然要阻挡她的手,两个人撕扯成一团。

 

但王小宝却不能真的伸手打一个女人,更不能在派出所里打警察,他只能是招架,所以他是很被动又狼狈的样子,只能大声叫喊:“救命啊,女警察要强暴我!”

 

陈小顺的大喊大叫,果然把外面的警察惊动了。一个警察闯进来,一看顿时蒙圈子了,这是他做了这些年警察从没见过的情景。

 

孟冰莹衣冠不整,头发披散着,陈小顺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在地上抱成一团……

 

孟冰莹顿觉自己失态了,急忙放开陈小顺,起身整理衣着和头发,对郑东说:“郑东,你先审审他,我过一会再审他……”

 

孟冰莹甩下一句话气冲冲的出去了。

 

进来这个警察和陈小顺很熟悉,他是管理档案资料的,那时候陈小顺在乡里开一家电脑店,派出所的电脑出故障,他都是找陈小顺来修理的,甚至郑东家里的电脑和监控什么的,都是陈小顺免费安装维修的,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郑东没有用审问的姿态对陈小顺,倒是掏出烟来,递给陈小顺一支。“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因为什么打了孟村支书的儿子”

 

陈小顺拿出打火机给郑东点着了香烟,自己也点着了,吸了一口,享受了一会又喷出来:“妈的,就是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的地步,什么事都能摊上……”

 

于此同时,在派出所的门前,正有一辆白色黑色轿车停下了。

 

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村支书孟武,另外一个身姿曼妙的二十多岁的女子就是许雅丽。

 

两个人一边往派出所的院子里走,村支书孟武还在嘱咐着:“雅丽啊,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既然你决定嫁给我家凡诚了,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如果你母亲以后心脏搭桥的钱没有,我们也可以出……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按照我说去办,那样凡诚才不会吃官司,记住了吗”

 

许雅丽紧咬着嘴唇,声音很小的嗯了一声,但她眼睛里的神色却是很复杂的。

 

进了派出所的门,孟村支书去了所长办公室。许雅丽问清楚妹妹许雅梦在哪里,便去了那个房间。

 

房门口站着的一个警察见到许雅丽立刻吓了一跳,叫道:“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从哪里出去的”

 

许雅丽知道警察是误会了,就急忙解释道:“里面的是我姐姐,我们是双胞胎,我要见她。”

 

警察还是有点不相信地推开门往里面看,里面那个一模一样的女孩果然还在,他便说:“那好,进去吧!”

 

里面正在心神不宁的许雅梦见姐姐进来了,倍感吃惊,急忙从椅子上起身,拉住许雅丽的手,问道:“姐,你怎么来了”

 

“你都进派出所了,我能不来吗”许雅丽说着就拉许雅梦坐到长椅上。

 

姐两个坐在一起,除了家里人之外,估计外人没人能分辨出谁是谁。但一般服装上是可以分辨的,今天许雅丽是一身黑裙,许雅梦是一身白裙。

 

许雅梦想起今天差点被孟凡诚给糟蹋了,心里就羞恼难当,她哭着对许雅丽说道:“姐,今天我差点被孟凡诚给玷污了,这个无耻的流氓!”

 

许雅丽似乎没有惊讶,舒了一口气,说:“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你也不能说孟凡诚是流氓,他是把你当成我了,才发生那样的事……”

陈小顺下意识的看看面前的女孩,她手里没有手机,他又问电话里的许雅丽:“你现在哪里”

 

“我在县城的姑妈家里,怎么了”许雅丽还是很冷的声音。

 

 文学

陈小顺没有回答电话里的许雅丽,把电话挂断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孩,这回他完全相信她是许雅丽的妹妹许雅梦了。姐两个的身材和容貌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但仔细观察,他发现,许雅梦的前胸要比她的姐姐还要更汹涌一点,似乎都要把连衣裙的扣子都要撑开,领口显现的深沟更加迷人。

 

陈小顺那样的色眯眯眼神盯着她,许雅梦的脸色顿时红了,避开他火辣辣的眼神儿,颤声说:“小顺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陈小顺顿时移开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他此刻心里疑惑着,看了一眼依旧在垄沟里惨叫的孟凡诚,问许雅梦:“既然你不是你姐姐,那你约孟凡诚来干嘛”

 

“不是我约的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啊!”许雅梦也是满眼的疑惑,看着地上的孟凡诚。

 

“你没约孟凡诚那你为什么来这里”陈小顺审视着女孩。

 

“我是去二节地给我爹送饭的,我爹昨晚连夜浇地,我是来给他送饭的,在这里就遇见了孟凡诚……难道他是在这里等我姐姐他把我当成我姐姐了!”

 

“孟凡诚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等你姐姐”陈小顺当然要抓住许雅梦话里的疑点追问。

 

“我……”许雅梦躲开陈小顺犀利的眼神儿,说不出话来。

 

“许雅梦,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姐姐要和我退婚了,然后嫁给孟凡诚”陈小顺呼吸急促地问道。

 

许雅梦又看了一眼垄沟里打滚的孟凡诚,对陈小顺点点头,低声说:“我回来,听说这件事儿,我还和姐姐吵了一架……”

 

陈小顺印证了别人的传言和自己的猜测,心里的温度降到冰点。

 

许雅梦感受到了一个失恋的男人眼睛里的凄茫,她躲开了他的目光,低声说:“我知道我姐姐对不起你,我更知道你对她的千般好,可是,人与人之间是靠缘分的,你也不要太怪她了,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什么苦衷,不就是我没有孟凡诚有钱吗就这么简单吧”陈小顺冷哼了一声说道。

 

“小顺哥,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可能是你和我姐姐缘分不到吧”许雅梦的语气也是带着一丝忧伤。

 

“缘分那都是扯淡!”陈小顺苦笑着摇摇头,哧地扯下一片苞米叶子,肆意撕扯着,“这年头,只要有钱,和谁都有缘的,就这么现实!”

 

“小顺哥,不要太伤感了,像你这样有情有意又英俊的男生,会有很多女生喜欢你的!”许雅梦水润的眸子里充满着女性的柔情。

 

“哈哈哈,雅梦,就不要安慰我了,你说的这话,是标准的安慰失恋的人的套话,我真的不想听到这些……”陈小顺说着就又掏出香烟,点燃了。

 

“小顺哥……我说的不是套话儿,是我的真心话……只要你能走出阴影,很快就会遇见喜欢你,爱你的女孩的,真的……你不要灰心难过了!”许雅梦的声音是柔柔的,像暖融融的风在流淌,她的眼神在静静的看着陈小顺。

 

陈小顺长长地吐出烟雾,说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四处借钱凑彩礼已经没意义了,因为你姐姐已经答应嫁给孟凡诚了,说给我三天时间,其实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姐姐和我分手就一蹶不振的,谁离开谁都可以活着的……”

 

“小顺哥,我姐姐她……”

 

就在这时候,在地垄沟里翻身打滚的孟凡诚却哭嚎着:“陈小顺,你把我踢的要死了,竟然不管不顾了,好,我这就找人收拾你……”孟凡诚忍着剧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喂,爹啊,我被陈小顺给打了,估计我的命根子要报废了,你赶紧报派出所,把陈小顺给抓起来……我……在二节地北边的苞米地里,还有,快打120,我疼的受不了啊……”

 

孟凡诚刚把手机揣回口袋里,竟然双眼一翻昏过去了。

 

许雅梦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紧紧地抓住陈小顺的胳膊,说道:“小顺哥,他会不会死我们要摊官司的!”

 

陈小顺赶紧来到孟凡诚的跟前,俯身用手在他的鼻息前试了试,然后说:“他没死,就是昏迷了……你不要怕,不管出什么事,你都没有责任的,是我踢的他,一切后果都有我承担!”

 

“可是……你是为了救我啊!”许雅梦还是恐慌着眼神看着一动不动的孟凡诚。

 

“许雅梦,只要你实事求是的去承认孟凡诚要强奸你,我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陈小顺说着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之后陈小顺又俯下身去,用手指狠狠地掐孟凡诚的人中穴,没一会儿,孟凡诚就醒过来了。他醒过来就开始嚎叫,嘴里还骂着陈小顺。

 

“孟凡诚,你还是忍着吧,谁让你想作孽来着……一会120的车就来了。”然后对许雅梦说,“我们出去吧,到路边去等120和派出所的车来。”

 

两个人出了苞米地,许雅梦还是惊魂未定,她美丽的眸子里是惶恐,她紧紧地握住陈小顺的手,似乎是在握住一根救命稻草。

 

乡派出所的警车先到了,竟然来了三辆警车,十来个警察。我去,这阵仗好像是来抓捕一个犯罪集团。

 

最惹眼的还是这些警察里还有个女警察。

 

这个女人足有一米七的个头,大约二十四五岁,虽然是一身警服,却遮掩不住她惹火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翘的体态让人忍不住心里涌动。熟女的身材却是少女般粉嫩的脸庞,这确实是一个美女。

 

陈小顺当然认识这个女警察,她就是村支书的闺女也就是孟凡诚的妹妹孟冰莹。

 

孟冰莹大学毕业后想做公务员,就托人进了镇政府,当时派出所有个肥缺,就是管户籍的民警,她就进了派出所。本来户籍民警是管内勤的,一般不出警。但今天她听说自己的哥哥被人给打了,而且伤了命根子,孟冰莹当然要亲自出马了。

 

孟冰莹到达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用手铐子把陈小顺铐起来。

 

陈小顺当然不服,叫道:“孟大警官,我又没犯罪,干嘛拷我”

 

孟冰莹杏眼圆睁,哼了一声:“你还没犯罪你行凶伤人,已经是故意伤害罪了!”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孟凡诚的”陈小顺感觉这个美女好像是要吃人。

 

“我当然要去问问受害人了!”孟冰莹狠狠瞪了陈小顺一眼,就领着几个警察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也被警察推着进了苞米地。

 

躺在苞米地里捂着裆部叫唤的孟凡诚见自己的妹妹带领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就像是被人打了的孩子总算见到亲娘,他竟然哭起来:“妹妹啊,你哥哥我被陈小顺给踢废了,你要抓起来他,判他的刑!”

 

孟冰莹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不要哭了,就算你不是我哥哥,我也会秉公办事的,惩罚罪犯是我们公安机关的职责!”说着,她便对旁边的警察说,“大刘,你来询问吧,我来做笔录!”

 

说着,孟冰莹就拿出笔和笔录本。

 

那个叫大刘的警察开始询问孟凡诚。

 

孟凡诚陈诉自己被打的理由很简单:“我和许雅丽在苞米地里约会,而且是许雅丽先约的我,我们是在苞米地里谈婚事的,可是,陈小顺却冲进来,一脚就踢在我的命根子上,说不定我的睾丸都被踢碎了,呜呜呜……”

 

陈小顺在一边听着孟凡诚的供述,气得真想再给他一脚,但他忍住了,说道:“喂,你小子挺能编故事啊!你好好看看那个女孩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你在苞米地里对许雅梦做了什么”

 

“她……当然是许雅丽了,我没对她做什么啊,我们就是在谈恋爱啊!”孟凡诚咬牙说道。

 

“你把那个女孩叫进来问问,她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陈小顺冲着孟冰莹说道。

 

孟冰莹却是凶巴巴地吆喝着陈小顺:“我现在没问你,我是在问受害人呢,你的口供要回派出所去录的,现在没轮到你说话!”

 

“好吧,我就不信你能把许雅梦变成许雅丽!”陈小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之后那个警察又询问了孟凡诚的一些细节,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孟冰莹便把自己记录的给他念了一遍,然后就蹲下去,让孟凡诚在上面签字摁手印。

 

刚询问完孟凡诚,外面的道路上就响起了120急救车的鸣笛声,马上就有急救人员抬着担架进到苞米地。孟凡诚被抬上了急救车。

 

随后到来的还有村支书孟武和他的妻子,也就是孟凡诚和孟冰莹的父母。村支书的老婆万春苗虽然五十来岁了,却风韵犹存,像个四十岁的女人,可见年轻的时候有多美!

 

陈小顺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村支书和王梅说的话,说万春苗曾经是自己父亲王有成的恋人,她的第一次还给了王有成。他此刻忍不住特别有兴趣观察王春苗。

 

那时候万春苗也在看着陈小顺,似乎她的眼神里没有太多的对陈小顺的怨恨。

 

但毕竟自己的儿子受了伤,她哭叫着看孟凡诚,很快就上了急救车,随着急救车去了县城。

 

而孟凡诚的父亲孟村支书则是留下来。

 

村支书从女儿孟冰莹的手里接过询问孟凡诚的笔录,认真地看了看,又交给孟冰莹,然后目光凶恶地看着陈小顺,说:“小子,你是嫉妒许雅丽和我儿子处对象了,你才下此狠手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不假,可是只要还没和你领证结婚,你就没任何权利约束她什么的,你这样的行为是犯罪……”

 

“孟村支书,我还是要更正一下,这个女孩是许雅梦而不是许雅丽,你的儿子是把许雅梦劫持到苞米地里,要对她实施强奸,我为了阻止他的犯罪行为才出手的!”

 

孟村支书顿时愣了一下,随着眼珠转动了几圈,他背着手来到许雅梦的身前,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会儿,语调阴森地问:“丫头,你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

 

许雅梦被他的眼神扫描的有点发毛,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村支书,我当然是许雅梦,我姐姐她此刻还在县城我的姑妈家里呢!”

 

孟村支书眼神里是一道阴森的光,哼了一声:“许雅丽,你不要别有用心地冒充你妹妹,你这样做是会犯罪的……”然后他突然转头对身后的孟冰莹说,“你们派出所是有办法弄清楚她到底是谁的,这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你还是把所有当事人都带回派出所询问吧……”

 

孟冰莹当然要这样做了,她对陈小顺和许雅梦说道:“你们两位还是自己上警车吧”

 

陈小顺和许雅梦交换了一下眼色,就都自己上了警车。

 

两辆警车都开走了

村支书孟武则是走向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他上了轿车,对开车的司机说:“我们进一趟县城……”

 

到了派出所,陈小顺和许雅丽被关到两个不同的房间里,彼此都不能见面了,幸好他们在警车上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孟冰莹向所长请示,她要亲自审问陈小顺。所长也是孟家的亲戚,更知道孟家在上面的根基,当然会任凭孟冰莹为所欲为了,而且,她作为所里的民警,当然也有权利审问嫌疑犯的。

 

派出所的候审室里是一派很肃穆的气氛。

 

戴着手铐子的陈小顺却是大大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孟冰莹就在他的对面,盛气凌人地坐在桌前。

 

孟冰莹粉嘟嘟的小脸沉的能拧出水,她弯弯的眉毛似乎都立起来,她的手里拿着一支笔,桌上还有记录本。她一指墙上的八个大字,说道:“看清楚了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选择坦白!”

 

陈小顺想抬手摸摸鼻子,手上却带着手铐子,他冲孟冰莹晃了晃,说:“喂,你想让我交代什么,总得把我的手铐子打开吧”

 

孟冰莹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交代罪行是用嘴说话,放不放开你手有什么关系了。”

 

“反正你这样拷着我,就什么也说不出来!”陈小顺竟然将头仰靠在椅背上,索性闭上眼睛不搭理孟冰莹了。但他的脑子里却幻想着这个美女的身体,不觉下面起了反应。

 

孟冰莹迟疑了片刻,还是起身绕过办公桌,来到陈小顺的面前,你先把手机交给我,然后我才能给你打开手铐。

 

“要手机干嘛”

 

“你进了派出所就是嫌疑犯,不允许带手机的。”孟冰莹很严肃地说道。

 

“可是,我手机里有秘密,不能交给你的。”陈小顺说道。

 

“这就不是你说的算了,我要强行没收的。”孟冰莹眉头一挑,不容置辩地说道。

 

陈小顺眼珠一转,想出坏主意来,自己有个裤子口袋是无底的,可以直通自己的武器库,就说:“那好吧,我的手机在我左边裤子口袋里,你自己掏吧!”

 

孟冰莹只想按规定暂时收缴他的手机,现在他的双手被手铐扣着,只能是她自己去掏了。她来到陈小顺的左边,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好不防范地伸进他的裤子口袋里。

 

出乎意料,口袋里是空空的,不但没有手机,还没够到底儿,她的手继续下滑。就在这时,陈小顺下面暗自向左边用力,一根梆硬的东西就顶在孟冰莹的小手上。

 

孟冰莹的柔手像被电击了一般一哆嗦,虽然里面那根怪物还隔着一层内裤,但顶在她手上,还是那样的灼热而硬梆梆的,那是一个特别大的东西,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

 

顿时小脸粉红,急忙把手抽出来,但是自己想掏的,只能忍辱吞声,她恼羞地叫道:“你……哪里有手机”

 

“怎么没有啊,你用手去摸鸡,当然是手机了!”说完哈哈大笑。

 

但笑声还没落,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小嘴巴,竟然是刚才摸鸡的那只柔手,虽然是嘴巴,但似乎力道很柔。

 

陈小顺没急眼,而是嘿嘿笑道:“大姐,不要这样不知道好歹,你还是第一个摸到我宝物的人哩!”

 

“流氓,你再敢侮辱我,小心我废了你!”孟冰莹小脸粉红,杏眼圆睁。

 

“好,好,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是我记错了,我的手机是在右边的口袋里,这回你掏吧!”陈小顺嬉皮笑脸地说道。

 

孟冰莹迟疑了一会儿,担心会不会再次被他耍,但她咬咬牙,还是把手伸进去,这回没有上当,手机果然在里面。

 

她掏出陈小顺的手机,揣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陈小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落进她的口袋,就不失时机说道:“我的手机可是有电的,别电到你!”

 

孟冰莹瞪了他一眼,没答话,掏出钥匙,把他的手铐子打开了。

 

她拿着手铐子又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把手铐往桌上咔地一摔。“陈小顺,这回你可以说了吧”

 

“喂,你这样一个美女,为啥总是凶巴巴的难怪二十好几了还没人肯要你!”陈小顺和她对视了几秒钟,便眼神下移,肆意地扫描着她处女特有的翘挺的身姿。

 

孟冰莹顿时脸色潮红,还不仅仅是他说他没人要的话,还在于他那入肉三分的眼神儿,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一般,她恼羞地叫道:“陈小顺,你看本姑娘像是没人要吗连你这样的流氓都心怀不轨了……”

 

“嘿你怎么知道我对你心怀不轨了”陈小顺笑嘻嘻地问。

 

“你的眼神儿就透露出你的流氓本性!”孟冰莹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

 

“我的眼睛有透视功能,你信吗,我能隔着衣服看到里面去……你的肌肤真白!”陈小顺眯起眼睛扫描着她,像是真的看到什么隐私一般。

 

“你……”孟冰莹更加恼羞,一拍桌子,“陈小顺,别废话了,你要如实交代你的罪行,快说,你是怎样行凶打伤孟凡诚的”

 

“孟警官,你是让我如实的说出你二哥是怎样对许雅梦实施强奸的”陈小顺诡异的笑了笑。

 

孟冰莹瞪着杏眼,叫道:“那是你陷害我二哥的,人家就是在谈恋爱,对了,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你嫉妒恨才对我二哥下手的!”

 

“孟冰莹,你是真的不知道内情,还是故意替你二哥隐瞒罪行”陈小顺的神色突然就严肃起来。

 

“我二哥说了,是许雅丽约他去苞米地的……”孟冰莹挺着高高的胸说道。

 

“我去,你二哥的一面之词有意义吗”陈小顺很无奈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孟冰莹刚想说话,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急忙起身,走出房间去接电话。

 

趁着孟冰莹出去接电话的空隙,陈小顺急不可耐地拿出香烟抽起来。

 

十多分钟以后,孟冰莹重新走进来,她的脸色很阴沉。她见陈小顺正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喷云吐雾的抽着烟,便充满火气,叫道:“陈小顺,你放端正地坐着好不好,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炕头!”

 

陈小顺却不以为然,嬉皮笑脸说道:“不是我想这样,是我的腿麻了,动不了的,要不你过来帮我捏捏”

 

孟冰莹很震惊,这小子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她眉梢挑了挑,一拍桌子叫道:“陈小顺,你大祸临头了,还这样镇定!”

 

“我有什么大祸临头的”

 

“刚才我妈妈在医院里打来电话,说我二哥的睾丸被你给踢碎一个,你摊上大事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油嘴滑舌的你心真的不小啊!”

 

陈小顺确实心里一惊,急忙坐直身子,心里暗想:会这么巧,我的一脚就废了他的一个睾丸可是,这能怪我吗如果我不出手,那许雅梦那样一个娇嫩嫩的女孩就被他给祸害了,就算是两个睾丸都废了也是活该。

 

“陈小顺,你这是故意伤害罪,而且是重伤害,至少要判你十年以上的!”

 

“你是法官吗凭什么判我我那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如果我不出手,许雅梦就被他给强奸了!”陈小顺不能再疏忽大意了,他要认真思考这件事。

 

“你所说的许雅梦根本不存在,因为许雅梦在大连打工,那个女孩就是许雅丽!”

 

“那个女孩是许雅丽或者是许雅梦,能改变什么难道强奸许雅丽就应该吗”

 

“当然性质不一样了,因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二哥了,是她约我二哥去苞米地的,就算他们在苞米地里发生什么都是不违法的,你所说的强奸是不成立的,所以你的行为和见义勇为无关,实际是打击报复……”

 

我去,竟然玩起了推理情节,陈小顺的眼珠子差点气的鼓出来,他叫道:“喂喂喂,你这样的凭空想象能成立吗如果我把你拖进苞米地里给上了,然后我反过来说是你勾引我这样的,就可以白玩了”

 

“你……你敢再说一遍这样的流氓话,我……扯开你的嘴!”孟冰莹满脸通红,用手指着他。


 

许雅梦顿时瞪大眼睛,说道:“姐,你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他对你这样就应该的换了你,会允许他侵犯你”

 

“当然不能允许了……但换了我,我有办法对付他的,他不会动硬的……”许雅丽眼神游移着说道。

 

“姐,不管怎样,孟凡诚是对我耍流氓了,要不是陈小顺救了我,那我真的就完了……”许雅梦又抹着眼泪。

 

许雅丽顿时一怔,眼神里是一道阴影,说道:“陈小顺也是以为你是我,要是他知道是你,也不一定救你!”

 

许雅梦一阵愕然,看着她。“姐,你咋能这样说陈小顺呢毕竟你们还没真正退婚呢!”

 

“我说这话不矛盾啊,就因为陈小顺还把我当成他的女朋友,才不能让孟凡诚侵犯我的,他那是嫉妒恨……”许雅丽说着就急忙转了话题,“雅梦,你赶紧回家吧,我留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

 

“姐,为什么你留下来处理”许雅梦很不解。

 

“因为这件事因为我而起啊,我不能让你受到牵连。”许雅丽说道。

 

“这没什么牵连的啊,我是受害人,我只要证明孟凡诚想强奸我就够了,那样陈小顺就不会吃官司!”许雅梦很急促地说道。

 

许雅丽心里一震,她呆呆地看着妹妹好一会儿,说:“我留下来也会这样做的,你赶紧走吧!”

 

“为什么”许雅梦还是瞪大眼睛看着她。

 

“如果传出去你在苞米地里差点被他强奸了,对你的名声不好,而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已经决定嫁给孟凡诚了。你不能因为这事被流言蜚语……你明白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下面 #问题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