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女主娇软男主重欲的古言

0
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女主娇软男主重欲的古言

“没有这样的。”梅悠雪还是摇头:“蘑菇是你收的,也是你卖出去的,我就跟着跑一趟,我绝对不能要的。”

 

看她一脸坚决,阳顶天想了一下,道:“那我给你买个礼物,你要收下,否则这钱我宁可不要了。”

 

他这么一说,梅悠雪才勉强点头:“那你不能买太贵的。”

 

“好。”

 

她一点头,阳顶天立刻高兴了,道:“我昨天就看好了的。”

 

带梅悠雪到对街不远的一家珠宝行,他昨天确实进来逛了一下,没买,到金银首饰柜台,挑了一条鸡心的金项链,三千多块钱。

 

梅悠雪试着戴了一下,果然很喜欢,但她有些犹豫:“是不是太贵了?”

 

“你要是不收,我就把钱全扔江里去,反正也是白捡的。”

 

见他发急,梅悠雪这才收下了。

 

 

两人出来,看到一家小影院的广告,阳顶天道:“要不我们看场电影吧,反正还早,看了电影出来吃饭,然后回去。”

 

梅悠雪犹豫了一下,见阳顶天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也就同意了。

 

阳顶天大喜,单独跟梅悠雪看电影,这种美事,他做梦都没想过呢,立刻就去买了票。

 

电影已经开始放了,关了灯,只有莹幕的光。

 

“小心,我牵你吧。”

 

阳顶天顺手就牵着了梅悠雪的手。

 

梅悠雪稍微有点儿近视,不过平时不戴眼镜,阳顶天手牵上来,她没有拒绝。

话一出口,脸就红了,两个人睡驾驶室,像什么啊。

 

阳顶天心中却一喜,道:“好,那我也眯一会儿。”

 

 文学

说着,仰头就倒下去,手搭在腹上,闭上了眼晴。

 

梅悠雪看他一眼,犹豫了一下,终于挡不住困意,也侧身睡下了。

 

阳顶天眼晴闭上,心中其实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翻江倒海呢。

“我竟然跟梅悠雪睡在一张床上,牛仔他们要是知道了,非羡慕死不可。”

 

牛仔眼镜几个是他的死党,平常一起YY的,说到红星厂三朵花,个个流口水,却也知道癞蛤蟆吃不上天鹅肉,要是知道阳顶天居然跟梅悠雪睡在一个驾驶室里,那铁定是要羡慕的。

 

梅悠雪其实也睡不着,她害怕呀,一是这黑夜山区让她害怕,另一个是身边的阳顶天。

 

她就穿了条裙子,膝盖都遮不住呢,虽然加了件衣服,能起什么作用啊,万一睡到半夜,阳顶天真要起了心,她是半点抵抗力也没有的。

 

“他平常虽然爱吹牛皮,喜欢打架,但应该不是真的坏人吧。”

 

她是侧对着阳顶天睡着的,这么想着,就开了一条眼缝看阳顶天,见阳顶天睡着一动不动,心中稍安,想起白天的事,想:“他其实蛮热心的,是个好人。”

 

这么想着,心事就放了下来,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阳顶天心中翻江倒海,但怕吓了梅悠雪,也不敢动,鼻中闻着梅悠雪身上淡淡的香气,迷迷糊糊的,竟也睡着了。

 

阳顶天一早醒来,发现胳膊有些发麻,怀里好像也有个人,一睁眼,居然是梅悠雪,钻在他怀里,脑袋就枕在他胳膊上。

 

“我竟然抱着她睡了一夜。”

 

阳顶天一时间又惊又喜。

 

不想惊喜之下,动静大了点,把梅悠雪也弄醒了。

 

梅悠雪睁开眼晴,一眼看清自己的情形,顿时羞到了,呀的叫了一声,忙爬起来,一张俏脸却通耳根子红了。

 

阳顶天忙也爬起来,道:“路下边有溪水,可以洗一下。”

 

自己先下了车,到溪边含水漱了口,又活动了一下胳膊,想着昨夜居然抱着梅悠雪睡了一夜,忍不住兴奋得吼了两嗓子。

 

梅悠雪也下车了,听到他吼,又有些羞,又有些好笑,心中想:“没想到居然钻他怀里去了,不过他确实是个好人。”

 

运气不错,刚洗漱完,就有运货的车从厂里出来,那司机却是个有经验的,帮着看了一下,三两下一鼓捣,车子居然发动了。

 

重新上车,梅悠雪对阳顶天道:“呆会回去,就说我们在市里卖蘑菇晚了,还是我同学帮的忙,我睡在我同学家里,你睡车上的。”

 

阳顶天知道她的意思,要是说两人在车上睡了一夜,那红星厂非炸了不可。

 

虽然他们两个真的什么也没做,可别人铁定不信,两个人在驾驶室里睡一夜,不做点什么,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也对不起大家的一颗八卦之心啊。

 

阳顶天点头应了,还把故事编圆了一点,他扯谎是一流的,两个对了口辞,滴水不漏。

 

梅悠雪又想到一件事,道:“只怕他们还要你收蘑菇。”

 

“懒我身上了是吧。”阳顶天就怒了,但随即又笑了:“行啊,收啊,一万多块呢,我谢谢他们送钱给我。”

 

他这么一说,梅悠雪也笑了。

 

阳顶天看她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心中痒痒的,想:“她可真美,先前要是偷偷的亲一口就好了。”

 

心中想着,嘴上就问:“那要是收了蘑菇,你还帮着我去卖不?”

“我又没帮忙。”梅悠雪摇头。

 

“但我借了你的运气啊。”阳顶天道:“你像仙女一样漂亮,运气也是最好的,昨天要不是你跟着去,我肯定卖不了这个价,说不定在临水就卖了,还不一定卖得出去。”

 

虽然昨天之所以把蘑菇卖出高价,纯粹是阳顶天帮杨柳赶蜂换来的,但女孩子都是虚荣的,阳顶天双手把功劳奉上,梅悠雪虽然不认,心中还是甜甜的,加上昨夜抱着睡了一夜,对阳顶天的感觉就不同了,犹豫了一下,道:“那要看我今天上班不,要是上班,我就不能去。”

 

这是答应了,阳顶天顿时就喜爆了。

 

回到红星厂,收货点果然就有不少人在等着了,看见阳顶天车回来,就要阳顶天收蘑菇。

 

阳顶天就叫起来了:“还懒我身上了是不是?我跟你们说,昨天可折腾了一天,还是梅技术员跟去了,请她同学帮忙,求爷爷告奶奶,最后几十斤,到今早上才卖掉,害得我还在车上睡了一觉,你们看你们看。”

 

他和衣睡的,T恤上就有印子。

 

他这么一叫,有不好意思的,但也有赖皮的,只扯着他叫:“谁叫你打跑肖奸商的,不赖你赖谁。”

 

“行行行。”阳顶天趁坡下驴:“算我欠你们的,今天再收一天。”

 

然后就转头对梅悠雪抱拳,苦着一张脸:“梅技,你再帮我个忙,别人看你漂亮愿意买,我去推销,别人门都不让我进呢。”

 

他这么一说,一众老妇女就笑,也有帮着劝梅悠雪的。

 

梅悠雪看他做戏,心中好笑,就道:“我去看看,要上班不,不上班,我就陪你去。”

 

说完梅悠雪就回去了,阳顶天这边就收蘑菇。

 

春夏之交本是产蘑菇的季节,前几天又下了雨,蘑菇多,这一天就收了三百多斤。

 

蘑菇差不多收齐了,梅悠雪也来了,她换了条绿裙子,腰间还系了一条白色的系带,脚下是白色的坡跟凉鞋,远远的走过来,就仿佛是绿色的荷叶托着一朵白莲花。

 

“梅技,你这裙子真漂亮。”阳顶天夸赞。

 

“是吗。”梅悠雪转了个圈,裙摆散开,更如天仙下凡,把阳顶天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

 

梅悠雪看他一副蛤蟆瞪眼的样子,咯咯笑了,看一眼车上的蘑菇,忍不住叫起来:“呀,这么多,只怕江城大酒店不会收了吧。”

 

“先去看看。”阳顶天毫不在意,三百斤蘑菇也才一千八,他昨天可是赚了一万二,只要有梅悠雪陪着,就全亏了,又怎么样?

 

直开江城,还是到江城大酒店,朱保安当班,见面,阳顶天直接塞了两包好烟,朱保安顿时就眉开眼笑的,道:“陈胖子在后面,现在空,我带你去。”

 

把阳顶天两个带到后面的采购部,不过他自己没进去,指一下,阳顶天两个就自己进去。

 

陈胖子果然在里面,看到阳顶天,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再一眼看到梅悠雪,他眼珠子刷一下就亮了。

 

“陈经理。”阳顶天立刻上前发烟。

 

“今天又有蘑菇?”陈胖子接一烟,拖着腔板,嘴里问着,眼珠子却在梅悠雪身上转动。

昨天杨柳在,他孙子一样,今天明显摆起架子来了,阳顶天尤其讨厌他一副色眼在梅悠雪身上转,但要求人,也没办法,点头:“是啊,现在是产蘑菇的季节,过了这几天,就没有了。”

 

“嗯。”陈胖子点点头,眼光继续在梅悠雪身上转,道:“这位美女,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梅悠雪。”

 

梅悠雪没办法,也只好应付他。

 

“好名字。”陈胖子点头:“名字跟人一样美。”

 

他眼光在梅悠雪胸前狠狠的挖了一眼,斜眼瞟着阳顶天,道:“昨天收了两百斤,太多了,我们冷库还要放别的东西,你这蘑菇嘛。”

 

拖着腔板拿捏了一会儿,眼光又转到梅悠雪脸上,道:“这样好了,中午我看看吧,看能腾一点空间出来不,对了,梅小姐喝酒的吧,中午我们一起喝一杯。”

 

这就是条件了,要梅悠雪陪他喝酒,至于喝酒时会再有些什么条件,那肯定也会跟着来。

 

这社会就是这样,但梅悠雪干技术的,平时比较清高,受不了这个,她皱一下眉头,道:“我不喝酒的。”

 

“不喝酒没事,一起吃个饭嘛。”她越拒绝,陈胖子反而越来劲。

 

阳顶天可就恼了,他宁可三百斤蘑菇全烂在手里,也绝不会让梅悠雪陪这死胖子吃饭。

 

正要站起来离开,目光在陈胖子脸上一转,心中突然生出个念头,转头对梅悠雪道:“梅技,你先到外面去,我跟陈经理说件事。”

 

梅悠雪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陈胖子的眼光让她讨厌,应了一声,起身出去了。

 

梅悠雪一出去,陈胖子眼皮子就搭拉下去,看都不看阳顶天了。

 

他见惯这些供货商,想来阳顶天也是这一套,送钱给他呗,但这会儿他是拿定了主意,钱不要,就要梅悠雪,中午喝个小酒,趁势再占占便宜,如果以后要长期供货,嘿嘿,床上商量。

 

但阳顶天并没有如他想像中一般,掏钱出来,阳顶天反而点了枝烟,吸了一口,才笑嘻嘻的道:“陈经理,我们那边有一桩奇事,不知你听说过没有,一个百岁老头,居然还讨了一个三十岁的少妇,然后那少妇还怀孕了,生了一对双胞胎。”

 

这算什么奇事,陈胖子眼皮抬都不抬。

 

阳顶天继续往下说:“你猜他是怎么做到的,嘿嘿,原来啊,他家祖传一根虎鞭,配了虎鞭酒,他还在吹,别说一百岁,就是一百二十岁,他也不比二十的小伙子差。”

 

这一下,陈胖子眼皮子终于抬了起来:“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千真万确。”阳顶天叫:“那老头子就是我老表的堂爷爷啊,那绝对错不了的。”

 

“那虎鞭酒......”陈胖子果然就动了心。

阳顶天为什么编这故事呢,因为他刚才看一眼,就看出陈胖子阳虚,玩女人基本要靠药了,百岁老人还能让女人怀孕的虎鞭酒,绝对能打动他,所以扯这么一通,其实完全是他编的。

 

“那虎鞭酒有啊,我老表堂爷爷收得严,不过我那老表也是个烂人,经常偷出来卖,贵着呢,一小杯,差不多也就是两口吧,要卖一万块。”

 

“两口。”陈胖子皱眉:“那管用啊。”

 

“当然管用。”阳顶天立马拍胸脯:“我先也不信的,我那老表急了,偷出来,让我喝了一口,结果你猜怎么着,当场就流鼻血了,硬的啊,火烧一样,后面整整三个月,我天天在我女朋友身上趴着。”

 

说着凑到陈胖子边上,装出猥亵的样子,嘿嘿笑道:“我女朋友漂亮吧,可为什么对我这么死心塌地,嘿嘿。”

 

男人就爱这个,陈胖子一时也嘿嘿笑起来:“看来确实管用。”

 

“你还不信是不是?”阳顶天装出恼怒的样子:“这样好了,我今天回去,花两万块,跟我老表买一小瓶,明天给你送来,你试试,如果不管用,从此以后,你不收我的货。”

 

这话倒真让陈胖子动心了,他掌着江城大酒店的采购,送钱送女人的,数不胜数,就是身体虚了,玩不过来,如果阳顶天的虎鞭酒真的管用,那他就爽了。

 

“行,去看看你的蘑菇。”

 

他根本不怕阳顶天耍鬼,敢戏弄他,以后的货还卖不卖了,江城大酒店可不是只开一天两天,天长地久的生意呢。

 

起身到外面,看了一下货,全算一级品,三七两万一,当场结算给了阳顶天。

 

拿了钱,阳顶天凑到陈胖子跟前,眨一下眼晴:“陈经理,明天我上午过来,中午你就可以试试,不过要多叫两个妹子哦。”

 

他说着嘿嘿笑,陈胖子也嘿嘿笑,伸手在阳顶天身上还拍了两下。

 

梅悠雪在一边看着,膛目结舌,她怎么也想像不出来,先前还摆架子的死胖子,怎么一眨眼,就跟阳顶天这么亲热了,那模样,简直就像两个一起偷了鸡的死党嘛,而且笑得那么猥亵,她觉得后背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跟他说什么了?”

 

到了外面,梅悠雪忍不住问道。

 

虎鞭酒当然不能跟梅悠雪说,但扯谎话阳顶天太拿手了,眼晴都不要眨的,不过跟梅悠雪,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扯。

 

“我跟他说啊。”阳顶天笑。

 

说到这里他不说了,梅悠雪急了:“你跟他说什么啊。”

 

“我跟他说啊。”

 

说到这里,阳顶天又停了。

 

梅悠雪急得要掐他,阳顶天这才笑着道:“这个话,女孩子听不得,你确定要听。”

 

梅悠雪果然就不听了,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没什么好话。”

 

阳顶天哈哈笑,见梅悠雪有点儿生气的样子,便说道:“说真的,这次很顺利,两万一,我拿一万一,你一万,可不可以。”

 

“我不要。”梅悠雪连忙摇头。

 

“你怎么能不要呢。”阳顶天道:“我们一起来的,算是合伙人了呢。”


 

阳顶天找了条长沙发坐下,到座位上,梅悠雪手轻轻挣了一下,阳顶天也就放开了。

 

梅悠雪能让他牵手,祖上就烧高香了,可没敢想要一直牵着。

 

这是一部欧美片,放了几分钟,里面就有了接吻的镜头,而且一吻起来就没完没了,阳顶天偷眼看梅悠雪,梅悠雪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眼晴却一直盯着镜头。

 

这时前面好像有了奇怪的响动,阳顶天听了一下,声音不太对,他探头一看,眼珠子顿时瞪圆了。

 

前面也是一条双人沙发,是一对小青年,那女孩子竟然蹲在那男孩子前面。

 

这可比电影里火辣多了。

 

如果梅悠雪没在,阳顶天一定看好戏,梅悠雪在,他倒是不好意思多看了,回头看一眼梅悠雪。

 

梅悠雪注意到了他的眼光,眼中有问询的意思。

 

阳顶天突然心念一动,不说话,只用手指了一下。

 

梅悠雪果然就好奇心起,也探头看了一下。

 

这一看,刹时间满脸通红,身子急往后靠,慌张之下靠得急了,竟一下撞到了阳顶天怀里。

 

阳顶天先前确实是起了个坏心思,但如果梅悠雪不撞到他怀里来,他胆子还不大,梅悠雪这么一撞,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住了梅悠雪,伸嘴就往她唇上吻去。

 

梅悠雪挣扎了一下,但阳顶天紧抱着不放,他们一帮子青工在一起,也经常交流泡妞经验的,虽然是各种吹嘘,但也有一些实际的经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下手要快,动作要猛,而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抱住了,就千万不要放手。

 

果然,他不肯放,又一直亲,梅悠雪身子就软了,不再挣扎。

 

阳顶天惊喜交集,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也什么都不顾了……

不过当他手往梅悠雪裙子里伸时,梅悠雪就坚决不肯了。

 

阳顶天也就没有勉强,能吻到梅悠雪,这已经是超级意外了呢。

 

后面的电影,也不知怎么看完的,阳顶天抱着梅悠雪不放手,让他直接坐到自己怀里,梅悠雪也没有坚决反对,只是把脑袋埋在他胸前,也不知她看电影呢还是没看电影。

 

而只要电影里面出现接吻的镜头,阳顶天就去亲梅悠雪。

 

先两次梅悠雪还微有些躲,到第三次,就不躲了,后来再亲,她甚至勾着了阳顶天脖子。

 

看了电影出来,梅悠雪脸红红的,整理了一下裙子,看阳顶天笑嘻嘻的,她娇嗔:“你是个坏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古言 #重欲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