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世界修改器高中篇小说:小东西你就是欠弄

0

 世界修改器高中篇小说:小东西你就是欠弄

 杨舒华坐在副驾不耐烦道,“你俩还上不上了?汀汀后面,南溪前面,快点,还没吃饭呢。”

 

  不是说没通告嘛!

  怎么就出现在车上了。

 

  早上送一次,傍晚接一次,夏汀合突然就想起以前大学,沈适来宿舍楼下等她一块儿去上课,下了课两人又一起回来的日常。

  现在想想还是很温馨的。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夏汀合已经没那份少女心思了。

 

  她上车后安静坐着,捣鼓了两下手机,前排说话声小了以后,隔壁那位耳机里泄露出来的音乐,震得十分有穿透力。

 

  听久了真的好吵。

  他耳朵不疼吗?

 

  夏汀合转过头,盯着沈适看了会儿,他脸三分之二都靠着车窗那边,抱臂睡姿,呼吸得特别均匀。

 

  看见他戴的是古早耳机,长线逶迤缠绕,音量键就在右耳连接线上。夏汀合突然动了恻隐之心。

 

  为了大家的耳膜着想,她挪了挪屁股,坐的离他稍微近点。

  指尖以每分钟两厘米的速度匍匐前进,进一次,停下观察一次。

 

  终于!

  哒——会师成功。

 

  她也预估不了多少音量合适,反正一路按着直到外面听不到任何,夏汀合才收手。

 

  可这手还没彻底收回来,男人的眼睛没有预兆地睁了开,他的眼睫很长,浓密得像把小蒲扇,眨一下,夏汀合的小心脏就跟着跳一拍。

 

  讲道理,他的眼口鼻,还有摸不清是阴笑还是嘲笑还是哂笑的表情——

  像极了她以前恶作剧被他当场抓包的模样。

 

  夏汀合试图解释,“那个……”

  “想听?”

方皓渊看眼手机,约摸估了个时间,“20分钟前吧,怎么了?”

 

  “刚刚车子爆胎,本来想问问你到哪儿了,搭个车。”化妆师过来给她接发片,夏汀合头往后靠。

 

  她想了想,还好当时没问,方皓渊就在他们前面20来公里的地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以他们普通同事关系来说,还没到大费周章往回开的地步。

 

  “那怎么又没问了?”他这口气听着倒是有些遗憾,开玩笑说,“哪个没眼力见的出租车司机挡我英雄救美的机会了。”

 

  夏汀合笑笑,知道他擅长交际,会说话,默认了他以为的她们叫到了计程车的猜想。

 

  杨舒华上完厕所回来,正在打电话,听着像是在和她老公说刚才车子爆胎的事。

 文学

  语气相对柔一点,没平时有戾气。

 

  “我问他了,他说刚好去递交材料,就看见了。得亏他路过,不然要被组里哪些有心人爆出她迟到的事,搞不好有什么甩大牌的黑稿出来。”

 

  撇开工作,杨舒华又问了两句日常,才挂掉电话。她脸上堆满笑容,看着心情不错。

 

  夏汀合盯了一会儿,自顾在想,饶是女强人,在碰上突发意外之后,也还是会跟自己老公撒个软,求点安慰什么的。

 

  不过她刚才说沈适去递交资料是什么意思?

 

  -

  广播电视总局。

  沈适第二次过来这边。

 

  送审流程与第一次差不多,递交完资料和样片,沈适下楼离开。

 

  两年前他和夏汀合主演了一部网剧《小萤火》,当时导演来学校选人,他们辅导员力荐了即将大四毕业的他俩。

 

  拍完这部网剧后,他们面临着毕业和签约的问题,当时夏汀合对这部剧的期待值很高,想着靠它爆红然后跟沈适一块儿签约名气大一点的经济公司。

 

  但后来因为不可抗因素,《小萤火》送审失败之后被压了下来。

 

  具体原因辅导员并没有告知沈适,那时很巧的是,国际名导徐志学正在为新电影《海上生烟》选男主角,辅导员和他是老同学,所以无意当中提了沈适一嘴。

 

  结果试镜顺利,沈适拿下了《海上生烟》男一号,还被投资这部电影的英灵娱乐直接签到旗下。

 

  沈适把这个消息告诉夏汀合的时候,顺道说起了《小萤火》没办法播出的事。

 

  也是从那时起,两人的感情发生了点微妙变化。

 

  终于,在沈适长达三个月不能请假出剧组的某天晚上,夏汀合拉黑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不管他如何不承认夏汀合单方面说分手的决定,他们都彻底分手了。

 

  夏汀合发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沈适至今记得。

  [我想有人陪我共赴黎明,不想黎明拉我走出黑暗。]

 

  思绪翻回,茶色车窗上,男人侧颜纵深,拎出了几分疏离感来。

 

  车子向东行驶,前面,黎明已至。

  车内,男人一声轻笑。

 

  -

  夏汀合今天的戏都在天上飞,她第一次吊威亚,在老师的指导下,试飞的还算稳当。

 

  后面几次熟能生巧,比方皓渊那位“老飞行员”飞得还上手。

 

  拍完这场,方皓渊解开自己的绳索,调侃她,“《全星运动会》要是有吊威亚的项目,你去肯定一位。”

 

  还真让他说中了,夏汀合过几天就要去参加那个《全星运动会》的综艺,不同于一期一录的形式,那是真的比赛制节目,赢了继续,输了淘汰,公平公正。

 

  演员平时一拍戏就是一个季度,如果这段时间不抽出点空闲来上通告,那等于没有曝光度,是绝对不行的。

 

  夏汀合倒还好,至少流量摆在那儿,通告多也可以自行选择。

 

  《全星运动会》就是她自己想要去上的。比起那些玩游戏的综艺,她更喜欢有竞技性质的比赛。

  她享受赢的过程。

 

  “我可不止会这个。”夏汀合挑了挑眉,和方皓渊闲聊起来,“这届《全运》你去吗?”

 

  “不去,之前去过两次,每回射箭都拿第二,快被粉丝笑话了。”方皓渊自己解开了威亚,过去帮夏汀合,夏汀合说自己来,他就站旁边看着,“你拿手的是哪个项目?”

 

  “游泳。”

 

  “游泳?”方皓渊陷入回忆,他以前就教过他好几任前女友游泳,自然联想到那上面去,“男朋友教的吧?”

 

  ?

  什么逻辑。

 

  夏汀合否认:“我没男朋友,如果是前任的话,他是只旱鸭子。”

 

  对,没错。

  沈适怕水,非常怕,不太敢靠近的那种。

 

  方皓渊好奇,“你有多厉害?”

 

  夏汀合总算解完了绳索,腿有点麻,她原地蹦了两下,“不好说,你到时候看节目。”

  她过去接水喝,回头不忘叮嘱,“节目播了记得帮我宣传宣传,落上神。”

 

  “没问题!”

 

  -

  傍晚收工,夏汀合的保姆车一时半会修不好,她们一下没了交通工具。

 

  杨舒华知道沈适这两天没通告,保姆车闲置着,于是让华田把车先开来借她们应应急。

 

  一个小时以后,华田开着沈适的保姆车到了《落花无情》剧组。

 

  南溪帮夏汀合拉开车门,往里探了一眼,又缩着脖子出来,指了指后排,不敢太大声,“沈适老师也在,好像睡着了。”

 

  夏汀合下巴抬了抬,示意她坐进去,南溪跟着也抬了抬,请她先坐进去。

 

 

  “不……”

  “是”字还没发出音,沈适已经摘下左边耳机,递了过来。

 

  夏汀合愣着没动,她不是这意思。

 

  “帮你戴?”

 

  那就更不是这个意思了!!

  夏汀合速速接过,乱塞进了耳蜗。

 

  咦?

  怎么没声?

 

  暂停了?

 

  她正想问他,沈适蓦地开口,“记性不好,耳朵倒是挺尖。”

 

  ……

 

  声音由无到有,慢慢调到了最佳音量。

  夏汀合的脸刷一下红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我是故意的?”

 

  夏汀合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耳朵怎么长的。

  沈适一声低笑,“我还真是故意的。”

 

  “什么?”他这声说话很轻,夏汀合没听见,就看见他唇瓣动了那么几下,也不知道他说啥。

 

  前排的南溪疯狂地敲着26字母键,发出了一长串的“kdlkdlkdl”,如果可以,她还想站起来土拨鼠尖叫,可是她不敢,消息也只能一个劲儿地发给她自己。

 

  一个人磕糖到底不是真正的快乐,还是得跟超话里的姐妹们一起讨论那才叫真愉快啊!

  摔!这俩到底什么时候公开合体啊?

 

  夏汀合听不见南溪灵魂深处的呼唤,她只听到耳机里沙柔的女声唱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世界 #欠弄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