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悖论骨科|和两个男人一起做好爽

0

悖论骨科|和两个男人一起做好爽

孟冰莹要把这口供做成铁证,她又详细地询问了一些当场的细节,便把郑东记录的口供拿起来仔细看了两遍,放到许雅丽的面前。“这是你自己供述的,你看看,没什么异议就在上面签字摁手印。”说着也把印泥盒子放到桌上。

 

许雅丽颤抖着手拿起询问笔录,认真地看着,过了一会儿,她把纸放到桌子上,眼神怯懦地看着孟冰莹,说:“有了我这个口供……陈小顺要坐牢吗”

 

孟冰莹也愣了一下,看着她,说:“怎样定罪,那是法院的事情了,我们公安机关只是取证而已,难道你说的不是事实吗”

 

“不……”许雅丽的心脏在紧缩,正有什么揪扯着,但脑海里却浮现着村支书阴森恐怖的眼神,和那些软硬兼施的话,不觉身体一激灵,赶紧把话又咽回去,说道,“当然……都是事实了……”

 

“既然是事实,那你就在上面签字摁手印吧!”孟冰莹语调很冷漠地说道。

 

许雅丽又下意识的把询问笔录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笔在上面签字,她的手抖的利害,许雅丽三个字竟然签的歪歪扭扭的,然后咬咬牙,在上面又摁了手印。

 

之后她就像长途跋涉了一般,无力地垂下头。

 

孟冰莹拿过许雅丽签字画押的笔录,又仔细看了一遍,放进自己的文件夹里。但她似乎还有话要和许雅丽说:“许雅丽,你真的要和陈小顺分手然后嫁给我二哥”

 

许雅丽抬起头,也看着她,说:“是啊,这不是你们家期待的结果吗”

 

“就因为陈小顺已经一无所有了当初陈小顺都和孙丹订婚了,硬是你给搅合黄了,然后你做了他的女朋友,现在说分就分了”孟冰莹此刻心里倒是有几分替陈小顺抱不平。

 

许雅丽顿时脸色暗淡,眼神儿游移一会儿,但马上迎上她的目光,说:“因为什么有意义吗你二哥不是因为得不到我而寻思上吊的吗,你爹不是也不择手段的让我嫁到你们孟家吗,我和陈小顺分手,嫁给你二哥,不是你们孟家期待的好事吗”

 

“那是我二哥他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过,我也不会反对的!”孟冰莹说着就起身,又说道,“今天之前就会放你回去的!”转头又对郑东说,“我们马上再去审问陈小顺!”

 

但刚一出关候审室,郑东就站住了,很为难地看着孟冰莹,说:“陈小顺吗,我已经审问过了,这是审问他的笔录。”说着就拿出笔录给孟冰莹。

 

孟冰莹仔细看了看,气得眉毛挑起来,说道:“这是什么啊,这明明是说假话吗,不……应该是故意诬陷,现在已经证明当事的女孩是许雅丽,他这个口供就一文不值了,反倒可以作为诬陷罪的证据呢!”她说着就把这个询问笔录装进自己的文件夹里,又对郑东说,“我们要重新审问陈小顺!”

 

“那个……想再审问,你自己去吧,我是真的问不出啥了!”郑东挠挠脑袋,表示自己不能再去审问陈小顺。

 

孟冰莹的杏眼瞪了瞪,但也没办法,在派出所里,郑东和她是平级,她没有权利命令人家做什么,而且,郑东上面还有靠山,还有,郑东还是她大嫂赵小芳的哥哥,种种关系表明,郑东的地位还应该在她之上,她真的没资格对他指手画脚的。

 

孟冰莹不管郑东去不去了,她自己直奔关押陈小顺的屋子。

 

打开房门那一刻,孟冰莹顿时皱起弯眉,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不大的空间里满是烟雾,陈小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喷云吐雾地抽烟。

 

孟冰莹捂着鼻子,一边把房门大敞开,然后叫道:“陈小顺,谁让你在屋里抽烟的”

孟冰莹很震惊,这小子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她眉梢挑了挑,一拍桌子叫道:“陈小顺,你大祸临头了,还这样镇定!”

 

“我有什么大祸临头的”

 

 文学

“刚才我妈妈在医院里打来电话,说我二哥的睾丸被你给踢碎一个,你摊上大事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油嘴滑舌的你心真的不小啊!”

 

陈小顺确实心里一惊,急忙坐直身子,心里暗想:会这么巧,我的一脚就废了他的一个睾丸可是,这能怪我吗如果我不出手,那许雅梦那样一个娇嫩嫩的女孩就被他给祸害了,就算是两个睾丸都废了也是活该。

 

“陈小顺,你这是故意伤害罪,而且是重伤害,至少要判你十年以上的!”

 

“你是法官吗凭什么判我我那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如果我不出手,许雅梦就被他给强奸了!”陈小顺不能再疏忽大意了,他要认真思考这件事。

 

“你所说的许雅梦根本不存在,因为许雅梦在大连打工,那个女孩就是许雅丽!”

 

“那个女孩是许雅丽或者是许雅梦,能改变什么难道强奸许雅丽就应该吗”

 

“当然性质不一样了,因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二哥了,是她约我二哥去苞米地的,就算他们在苞米地里发生什么都是不违法的,你所说的强奸是不成立的,所以你的行为和见义勇为无关,实际是打击报复……”

 

我去,竟然玩起了推理情节,陈小顺的眼珠子差点气的鼓出来,他叫道:“喂喂喂,你这样的凭空想象能成立吗如果我把你拖进苞米地里给上了,然后我反过来说是你勾引我这样的,就可以白玩了”

 

“你……你敢再说一遍这样的流氓话,我……扯开你的嘴!”孟冰莹满脸通红,用手指着他。

 

“说怕啥你今天敢这样断案子,那我明天就把你拖进苞米地给强暴了!”

 

孟冰莹羞脑气交加,有点发疯的失去理智,竟然不顾及警察的形象了,冲上去真的要撕陈小顺的嘴,陈小顺当然要阻挡她的手,两个人撕扯成一团。

 

但王小宝却不能真的伸手打一个女人,更不能在派出所里打警察,他只能是招架,所以他是很被动又狼狈的样子,只能大声叫喊:“救命啊,女警察要强暴我!”

 

陈小顺的大喊大叫,果然把外面的警察惊动了。一个警察闯进来,一看顿时蒙圈子了,这是他做了这些年警察从没见过的情景。

 

孟冰莹衣冠不整,头发披散着,陈小顺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在地上抱成一团……

 

孟冰莹顿觉自己失态了,急忙放开陈小顺,起身整理衣着和头发,对郑东说:“郑东,你先审审他,我过一会再审他……”

 

孟冰莹甩下一句话气冲冲的出去了。

 

进来这个警察和陈小顺很熟悉,他是管理档案资料的,那时候陈小顺在乡里开一家电脑店,派出所的电脑出故障,他都是找陈小顺来修理的,甚至郑东家里的电脑和监控什么的,都是陈小顺免费安装维修的,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郑东没有用审问的姿态对陈小顺,倒是掏出烟来,递给陈小顺一支。“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因为什么打了孟村支书的儿子”

 

陈小顺拿出打火机给郑东点着了香烟,自己也点着了,吸了一口,享受了一会又喷出来:“妈的,就是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的地步,什么事都能摊上……”

 

于此同时,在派出所的门前,正有一辆白色黑色轿车停下了。

 

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村支书孟武,另外一个身姿曼妙的二十多岁的女子就是许雅丽。

 

两个人一边往派出所的院子里走,村支书孟武还在嘱咐着:“雅丽啊,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既然你决定嫁给我家凡诚了,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如果你母亲以后心脏搭桥的钱没有,我们也可以出……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按照我说去办,那样凡诚才不会吃官司,记住了吗”

 

许雅丽紧咬着嘴唇,声音很小的嗯了一声,但她眼睛里的神色却是很复杂的。

 

进了派出所的门,孟村支书去了所长办公室。许雅丽问清楚妹妹许雅梦在哪里,便去了那个房间。

 

房门口站着的一个警察见到许雅丽立刻吓了一跳,叫道:“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从哪里出去的”

 

许雅丽知道警察是误会了,就急忙解释道:“里面的是我姐姐,我们是双胞胎,我要见她。”

 

警察还是有点不相信地推开门往里面看,里面那个一模一样的女孩果然还在,他便说:“那好,进去吧!”

 

里面正在心神不宁的许雅梦见姐姐进来了,倍感吃惊,急忙从椅子上起身,拉住许雅丽的手,问道:“姐,你怎么来了”

 

“你都进派出所了,我能不来吗”许雅丽说着就拉许雅梦坐到长椅上。

 

姐两个坐在一起,除了家里人之外,估计外人没人能分辨出谁是谁。但一般服装上是可以分辨的,今天许雅丽是一身黑裙,许雅梦是一身白裙。

 

许雅梦想起今天差点被孟凡诚给糟蹋了,心里就羞恼难当,她哭着对许雅丽说道:“姐,今天我差点被孟凡诚给玷污了,这个无耻的流氓!”

 

许雅丽似乎没有惊讶,舒了一口气,说:“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你也不能说孟凡诚是流氓,他是把你当成我了,才发生那样的事……”

 

许雅梦顿时瞪大眼睛,说道:“姐,你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他对你这样就应该的换了你,会允许他侵犯你”

 

“当然不能允许了……但换了我,我有办法对付他的,他不会动硬的……”许雅丽眼神游移着说道。

 

“姐,不管怎样,孟凡诚是对我耍流氓了,要不是陈小顺救了我,那我真的就完了……”许雅梦又抹着眼泪。

 

许雅丽顿时一怔,眼神里是一道阴影,说道:“陈小顺也是以为你是我,要是他知道是你,也不一定救你!”

 

许雅梦一阵愕然,看着她。“姐,你咋能这样说陈小顺呢毕竟你们还没真正退婚呢!”

 

“我说这话不矛盾啊,就因为陈小顺还把我当成他的女朋友,才不能让孟凡诚侵犯我的,他那是嫉妒恨……”许雅丽说着就急忙转了话题,“雅梦,你赶紧回家吧,我留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

 

“姐,为什么你留下来处理”许雅梦很不解。

 

“因为这件事因为我而起啊,我不能让你受到牵连。”许雅丽说道。

 

“这没什么牵连的啊,我是受害人,我只要证明孟凡诚想强奸我就够了,那样陈小顺就不会吃官司!”许雅梦很急促地说道。

 

许雅丽心里一震,她呆呆地看着妹妹好一会儿,说:“我留下来也会这样做的,你赶紧走吧!”

 

“为什么”许雅梦还是瞪大眼睛看着她。

 

“如果传出去你在苞米地里差点被他强奸了,对你的名声不好,而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已经决定嫁给孟凡诚了。你不能因为这事被流言蜚语……你明白了吧”

 

许雅梦似乎有点明白了,姐姐这是在为自己的名声着想,但她还是有所顾忌,说:“姐,你代替我也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和警方说是孟凡诚要强奸你,陈小顺才出手相救的!”

 

“雅梦,你放心吧,我会这样说的,毕竟现在陈小顺还是我的男朋友呢!”

 

“那行,我就回家了。”许雅梦说着就要走。

 

许雅丽却又说:“我们要把衣服互换了。”

 

“为啥要换衣服啊”许雅梦又不解。

 

“不换衣服,门外那个警察是不会让你走的,你要冒充我才能出去。”

 

许雅梦也没多想什么,就把自己的一身白裙脱下来,穿上姐姐的黑裙。那边许雅丽也穿上妹妹的白裙。

 

许雅梦一身黑裙出去,门口的警察果然以为是刚才进来的那个姐姐呢,连问都没问。

 

而房间里的许雅丽,却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心里在剧烈地角逐着。尽管她心里很矛盾,还是不忘打开自己的拎包,拿出化妆镜检查自己脸上有没有掉妆,这就是爱美的许雅丽

门外响起脚步声。门开了,一身警服的孟冰莹和另外一个警察郑东走进来……

 

一身警服的孟冰莹英姿飒爽地站在面前,许雅丽顿时愣了一下,也可以说是稍显紧张,但她马上是一副亲昵的口吻,说:“小莹……你……”

 

“我是警察,你是当事人,我是来取证的!”孟冰莹豪不客气地打断许雅丽的话,有点不算友好的审视着她。很显然,她对许雅丽有某种敌意。

 

“哦……”许雅丽稍显尴尬,红唇里发出轻微的声音,同时她警觉地看一眼孟冰莹身后的郑东。

 

郑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许雅丽,心里顿时划过一道闪电,我天,这姑娘太美了,用花艳艳娇嫩嫩来相容一点也不过分,乡下的妹子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难怪陈小顺对这个女友如此的迷恋呢。

 

尽管刚才陈小顺和他说了,这个女孩子是他女友的双胞胎妹妹,既然是双胞胎,姐姐当然也是一模一样的美了。这样的美女哪个男人会不动心,难怪孟村支书的公子为这个女子已经得了相思病一般,要对这妹子霸王硬上弓呢。

 

不仅郑东这边心里闪电,眼睛发直,就连一向很自负自己颜值傲人的孟冰莹也心里难免嫉妒,但她有居高临下的气场,她判官一般的威严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眼神逼视了许雅丽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你不要打马虎眼了,说,你到底是许雅梦还是许雅丽”同时回头瞪了一眼痴迷着的郑东,“看什么呢,赶紧做笔录!”

 

郑东如梦方醒一般的赶紧拿出纸笔,也坐在那个小桌边准备做笔录了,但他的身体的某个地方竟然有了不争气的反应,我去,这个妹子竟然这样电力十足。

 

许雅丽水润的眸子里弥漫着稍许的忐忑,她深吸一口气,迎着孟冰莹审视的眼神,说:“我当然是许雅丽了,为啥你说我是我妹妹雅梦”

 

“你竟然问我为什么是你在苞米地里说你是许雅梦的”虽然孟冰莹一直认为她是许雅丽,但她心里还是怪怪的感觉,仔细看着她,“喂,你要是撒谎的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要想好哦!”

 

许雅丽眼神儿慌乱地游移了片刻,暗自咬牙,说道:“我真的是许雅丽……我给你身份证看看,你就会相信了吧。”她说着拉开了自己的精美的拎兜,从里面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孟冰莹。

 

孟冰莹接过来,只是扫了一眼,上面果然是许雅丽的名字,就又交还给她,同时,她的眼睛落到许雅丽的拎兜上,顿时又满心疑惑,问:“咦你这拎兜是哪里来的你从苞米地上警车的时候,你没有这个拎兜啊”

 

许雅丽也是一怔,暗想,这倒是个漏洞,自己刚才忽略了,但只是迟疑了片刻,就说道:“这是……刚才家里人给我送来的,爸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放出来,就把我的随身物品送来了!”

 

孟冰莹当然认为她就是许雅丽,她的妹妹许雅梦在大连工作,一年也不回来几次,怎么会出现在苞米地里但孟冰莹想知道她为什么撒谎就问道:“既然你真的是许雅丽,那为啥你先前一直说是许雅梦”

 

许雅丽身体微微一抖,躲开孟冰莹逼视的目光,说:“那是因为……陈小顺他在场啊,他是个脾气不好的人,冲动起来就不顾后果,如果我承认我是许雅丽,来苞米地里和你二哥约会,那陈小顺说不定当场就能掐死我的,你二哥不是当场就被他给踢伤了吗”

 

孟冰莹仔细想一想,许雅丽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陈小顺这小子确实有点野性,甚至是流氓的习性。但她马上感觉许雅丽说话的称谓很别扭,就提醒道:“你不要用我二哥这个称呼好不好,我这是在例行公事,不要把个人的关系的称谓扯进来,你要说当事人和受害人的名字……既然你已经承认是许雅丽了,那你就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许雅丽的眼神里笼罩着一层阴霾,她竟然低下头,两只白手忍不住揉捏着白裙的裙边,时而还抓一下白嫩的大腿,显然是内心无限纠结的样子,但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抬起水润的目光,颤声说道:“是我把你二哥……不,是孟凡诚……约到二节地的,我们在苞米地里接吻的时候,陈小顺就闯进来,他不容分说,把孟凡诚一顿打,最后还一脚踢在孟凡诚的胯裆上……”

 

孟冰莹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但她担心正做记录的郑东没听清,就重复问许雅丽:“你承认是你把孟凡诚约到苞米地的你们是去那里谈情说爱对吧”

 

许雅丽身体又是一哆嗦,但她还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说是。

 

做笔录的郑东心里也是万分的差异,这个许雅丽说的事情的经过和陈小顺说的完全不一样啊,陈小顺说这个女孩是许雅梦,是孟凡诚要强奸许雅梦,陈小顺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这事怎么有点扑朔迷离呢到底哪个版本是真的当他仔细打量对面的仙女般的许雅丽的时候,感觉这个女人神色有点慌乱,应该是她在说谎

 

孟冰莹心里却是落体了,暗想,陈小顺,果然是你嫉妒许雅丽和我二哥处对象,才对他下此毒手的,许雅丽的口供就是铁证,看你还怎么抵赖于是她又强调般的问道:“也就是说,你和陈小顺已经分手了,和孟凡诚确立了恋爱关系”

 

许雅丽咬着嘴唇又点点头,低声说:“虽然我和陈小顺还没正式退婚,但订婚的约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只要没领证结婚,彼此就都是自由的……”

 

孟冰莹心里多少有点复杂,难道这个许雅丽以后真的要成为自己的二嫂了自己怎么感觉像是很难接受似地呢但这个问题先不要去想了,主要是目前许雅丽的口供很重要,如果按照陈小顺的说法,她二哥就是个强奸犯,虽然是强奸未遂,也会被判刑的,可是现在看来,陈小顺完全是污蔑陷害自己的二哥,这个陈小顺真的别有用心。

 

现在有了许雅丽的供词,完全可以把陈小顺打成故意伤害罪,不但要负刑事责任,还要担当民事赔偿,看你小子还嚣张不

 

 

见这个冷艳的美女又进来了,陈小顺顿时来了精神儿,眼睛一亮,嘿嘿说道:“关在这里,你也不陪我说话,寂寞难耐啊,不抽烟干啥”

 

“你以为这是你的家啊想抽就抽”孟冰莹气呼呼把文件夹扔到桌子上,用手里的笔敲着桌子,“这是政府机关!”

 

陈小顺扭头四处踅摸着,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屋子里并没有禁烟的标识啊就说明是可以抽烟的啊!”

 

“怎么没有禁烟标识了那里明明写着……”孟冰莹用手一指对面的墙壁,可是她的目光所到之处,原先贴着的禁止吸烟的那张纸已经没有了。

 

孟冰莹白嫩的手指急忙收回来,仔细查看着那张纸哪里去了,目光搜来搜去的发现那张写着禁止吸烟的纸张,竟然在陈小顺的屁股底下坐着呢!她气得小脸儿通红,出其不意的窜过来,一把夺过陈小顺指间的半截香烟,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我让你抽,踩死你!”

 

陈小顺见她生气时候的另一番动人心魄的样子,反倒嘻嘻笑了:“大姐,连烟都不让抽啊,我这是要变成妻管炎啊!”

 

孟冰莹气得直咬牙,但也拿他没办法,只得进入正题,说道:“陈小顺,你已经大祸临头了,还在这里贫嘴儿!”

 

陈小顺还是岿然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二郎腿依旧翘着,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对面这个身材翘挺的冷美女,说道:“大姐,我怎么又大祸临头了你今天这是第二次吓我了,我胆小,别把我吓出心脏病来!”

 

孟冰莹粉脸上是一层冷霜,她哼了一声,急忙从文件夹里拿出对许雅丽的询问笔录,啪地摔到陈小顺的前面。“你自己看看吧,这是许雅丽的口供!”

 

“许雅丽不是许雅梦吗”陈小顺心里有点疑惑。

 

“别废话,你先看看就知道了,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孟冰莹很得意地看着他。

 

陈小顺心里一阵惊讶,看这美女的神色,好像是她有了可以定罪自己的证据他急忙拿起那个询问笔录仔细看着……

 

陈小顺只看了一半就开始惊愕不已了,我去,这口供怎么会变成这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啊。

 

先前他一直是胸有成竹的,自己在孟凡诚身下把许雅梦救出来,就算不求她感恩戴德,只要实事求是的说出事情的经过就可以了,那样自己就不会有什么大的罪过,可是做梦没想到许雅梦会这样说,难道这就是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陈小顺继续看下去,等他看完这个询问笔录,特别看到下面的签名的时候,他不单单是心寒,更是云里雾里的一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好爽 #一起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