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宇狗狗网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下周检查_呻吟 粗暴 喘息 乳 抓捏

0

“还跪在地上干什么,赶紧把你妈给带进来放床上,快!”

 

什么恩怨情仇,都没有治病救人要紧,老马平时虽然流氓点,但治病可绝不含糊。

 文学

 

拿到体温计让李五给他母亲夹好,自己也准备东西进行物理降温,与此同时也有询问李五的母亲昨晚吃什么了或者受什么凉了,不然怎么会烧成这种状况。

 

在问完大概情况后,体温也量好了,39度8,对于成年人来说这可是重烧了。

 

好在老马对于医术还是有真材实料的,在给李五他母亲配药的同时也让李五给他母亲进行物理降温,更是打开风扇使劲的吹着,保持屋内通风……

 

各种忙活各种救治,足足折腾了近两个小时,终于让李五母亲的重烧降了下来。

 

虽然还有些轻烧,但好在并不严重了,而且意识已经恢复,还要下地给老马鞠躬感谢。

 

老马吃的就是这口饭,哪能受人谢,赶紧把李五母亲给按在病床上让她休息。

 

在忙完这些后,老马就去到了村医室的外间,收拾之前弄的那些药。

 

李五也跟着出来了,见到老马后二话不说,倒地就跪,“老马叔,我谢谢您……”

 

“哎呀你这个孩子,老跪地干什么,赶紧起来,快起来!”

 

老马把李五给强行搀扶起来,嘱咐他好好照顾母亲,并做了一些详细的叮嘱,包括饮食。

 

老马救好了自己的母亲,又对自己这么详细的叮嘱,让李五心里特别的感动。

 

之前他还想着要狠狠收拾下老马呢,但是经历过今天的事情后,他觉得自己亏欠老马的。

 

“老马叔,我错了,我以前是混蛋,以后可能还是混蛋,但是只要您老马叔一句话,我李五就是送死的差事也干了,您救了我妈,我这条命就是您的!”

 

老马要他条命干什么,只要这李五以后能正干别再祸祸人,那就行了。

 

他可是对这条丝袜印象很深刻,因为昨天晚上他拿手摩挲了好久,更是摸过丝袜的底。这会儿,那底正贴合着陈秋娜的娇媚小身子,让老马回想起来都觉得诱惑,像是昨晚抚摸过陈秋娜的性感小身子似的。

 

不过这曼妙的一幕并没有给予他太多欣赏的机会,陈秋娜听到进门的脚步声后就警惕的回头了,她担心来人是昨晚那个混混李五。回头看,万幸并不是,是老马回来了。

 

看到老马,陈秋娜就忍不住回忆起昨晚那点旖旎的、对不起男朋友的事情,俏脸微红还火热。

 

不过她没有让这种情绪继续酝酿下去,而是对老马说道:“刚才黄柳来过了。”

 

老马微愣,黄柳来过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他不知道的是陈秋娜干嘛要特地说这事。

 

当他问起后,陈秋娜对老马说道:“我都听黄柳说了,你是个好人,你帮她丈夫看病,见她受欺负还主动帮她洗衣服,让她来找我看病。大叔,你真是个好人。”

 

老马恍然大悟,他就说嘛,陈秋娜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提起黄柳来。

 

不过关于好人这个称呼,他还是受之有愧的,心里更是充满了赧然,对黄柳的赧然。

 

他只想着欺负黄柳,可黄柳竟然还对陈秋娜表示自己是个好人,这可真是……心里很不得劲。

 

“什么好人不好人的,都是村里人,也看不得她受欺负。真要是有能力的话,我也就替她把钱还了,让她脱离苦海。可这不是没什么能力嘛,所以也只能这样做了,尽量帮一下。”

 

这话老马说的是心里话,没有任何美化自己的因素。

 

但也正因为是朴实无华的心里话,这才让陈秋娜愈发坚定他就是个大好人,以至于连昨晚跟老马之间发生的那点旖旎事情,她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当然,这可不代表接下来她愿意接受更多类似的事情,甚至是更加过分的事情。

 

“对了大叔,我刚才给黄柳大概检查过妇科的那些问题,发现她丈夫……可能没毛病。”

 

跟老马对桌而坐,陈秋娜说起了黄柳的事情。

 

“你昨天给她那傻丈夫检查,应该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来吧?”

 

“我虽然没有给她的傻丈夫检查,但是我从黄柳那查出问题来了,足以判断出她丈夫没病。”

 

当陈秋娜说起这点后,老马心里顿时明镜似的,他好像知道陈秋娜想说什么了。

 

而事实上,陈秋娜随后所说出的话,还真跟老马心里所判断的一模一样。

 

陈秋娜说……

“我发现黄柳的第一次,竟然还在……”

 

陈秋娜不好意思把那处什么的称呼明说,但她的话也足以充分说明她想描述的事情。

 

老马心里早就猜到了陈秋娜想说这个,因为除了这点,实在没有别的原因能够推断出傻子没事,只有这一点。而且陈秋娜身为女人,自然可以查看些更私密的事情,黄柳不会介意的。

 

对于陈秋娜说出这点后,老马故作恍然的点头,“难怪我没查出傻子有什么病。”

 

陈秋娜挺高兴,她觉得自己高来就替老马解决了一个麻烦。

 

这倒不是自傲,是基于昨晚老马对她的帮助,让她感觉自己终于有了回报。

 

所以随后的时间里,她就更加详细的说起了这事,想要搞个方法,让黄柳成功怀孕。

 

“你……真的想让她怀上傻子的孩子吗?”

 

在陈秋娜兴冲冲的说着的时候,老马突然插了这么一句嘴。

 

这一句嘴插的,就跟插进了别的地方似的,让她当时就愣住了。

 

随即她问到老马,“大叔你是什么意思?”

 

老马没别的意思,他就是觉得,黄柳怀上傻子的孩子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傻子多都不长命,等傻子死后,黄柳下有孩子、上有婆婆,她的日子怎么过?”

 

“如果没有孩子,她或许眼下会吃苦,但未来的生活却会轻松很多,甚至可以展开新的生活。”

 

老马没有多说别的,仅是说了这两点,但这两点已经足够让陈秋娜想明白这件事情。

 

她觉得老马说的很对,非常有道理,她只看到了眼前却没看到以后。

 

“幸亏你跟我说一下,不然我要是点破了这个事情让黄柳怀孕,她下半辈子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大叔,谢谢你,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陈秋娜真的很感谢老马,如果不是老马点破的话,她将来发现黄柳的苦难生活,肯定会责怪今天的自己,好心点破却给人造成一世的困难。这种结果,可不是她想要的,她更不想看到。

 

老马笑着摆摆手,表示并没有什么,然后又跟陈秋娜闲聊起了别的事情。

 

至于昨晚的事情,两人谁也没再提,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老马不提,可不代表他心里不想,他现在对陈秋娜充满了花花心思,就想弄她。

 

哪怕一时半会儿弄不到,可占点便宜之类的也好啊!

 

于是在闲聊的过程中,他故意把笔给弄到地上,然后弯腰去捡。

 

陈秋娜也没在乎这事,继续在桌面上奋笔疾书,书写医疗日志。

 

这可方便老马了,在趴到桌底下后,他第一时间就望向了陈秋娜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真是迷人啊,他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大长腿,看起来特别的过瘾。

 

随着目光往上挑,他更是透过宽松的大褂底,看到了陈秋娜全身上下最迷人的地方。

 

尽管还有件小衣服的遮挡,可是依旧让老马觉得兴奋,甚至有种扑上去拿嘴巴吃下的冲动。

 

只不过冲动终究是冲动,并不代表会成为真实,他还是决定靠智慧来行事的。

 

所以贪婪的看了几眼后,他就拿起笔重新坐起身来。

 

望着陈秋娜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他满心的旖旎却故作好奇,“秋娜,有个问题我其实一直挺好奇的,这么问出来吧可能有些不合适,但我还是压制不住好奇心。”

 

陈秋娜抬起头笑望向了老马,“你问呗,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救命恩人这个称谓让老马有些受宠若惊,但细想想勉强也算,如果昨晚不是他的话,那陈秋娜今天没准就出现在刑警队了,倒不是因为犯罪,而是报警自己被强了。

 

不过关于这事老马并没有多想,他现在更关注另外一件事情——

 

“秋娜,你们女人为什么喜欢穿丝袜呀,虽然看起来确实挺漂亮的,但是紧绷绷的勒在身上,不难受吗?”

 

老马的这个话出口后,的确是让陈秋娜稍稍有些尴尬,毕竟是贴身衣物。

 

但她相信老马是个好人,所以也就没什么戒心,认真的作出解释。

 

“美观肯定是最重要的原因了,如果不美的话也不会穿了。但我穿丝袜可不光是为了美,更是为了防蚊虫,而且还可以保持好的腿型,所以就经常穿丝袜了。”

 

陈秋娜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但她回答的很认真。

 

老马听的也很认真,甚至有些贪婪的想要上手去摸摸,但这事陈秋娜显然不会答应。

 

正琢磨着该从哪个方向下手,从陈秋娜身上占点便宜的时候,陈秋娜却突然起身了,把医疗日志往旁边柜子上放去,这个举动,显然代表着她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聊下去。

 

她不想,可是老马想啊,老马不光想聊天,还想发生更多更旖旎更实际性的事情呢!

 

所以在陈秋娜搬起旁边那把破凳子的时候,老马本想阻止,却选择了闭嘴。

 

放医疗日志的柜子太高,陈秋娜想要把医疗日志放进去,必然要踩在凳子上往里放。

 

但她显然不了解这里的凳子,老马就很了解,陈秋娜搬的那把凳子,有条凳子腿是活动的,基本可以说是把废凳子,一旦受力就会断掉。

 

原本老马担心陈秋娜手上想要阻止,但现在他放弃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陈秋娜一个危险的机会,这样他才可以趁机光明正大的去救陈秋娜。

 

坐在旁边,老马仔细盯着踩上凳子的陈秋娜,就等着那凳子坍塌掉。

 

可这事也怪了,原本那凳子怎么动怎么废,偏偏今天陈秋娜踩上去好模好样的啥问题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早上自己不在的时候,陈秋娜趁机把这把凳子给修了?

 

事实上,陈秋娜显然没修那把凳子,因为在她放好医疗日志准备下来的时候,那凳子废了。

 

也是老马盯得紧,在陈秋娜惊惶失措挥动着手臂摔下来的时候,老马赶紧冲上前去,刚好接住了陈秋娜。那是陈秋娜毕竟是整个人都扑下来的,老马年纪又大了哪站的住,当时就被陈秋娜给扑翻在了地上。

 

不过这一幕老马还是非常乐意的,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触摸到了不该触摸的东西。

 

而把老马当成肉垫的陈秋娜看的清楚,老马那两只大手,正好抄在她的身前……

说实话,此刻的老马真是觉得过瘾,他都不知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了,好舒服。

 

但陈秋娜却是羞到不行不行的,她哪想到,老马竟然摸在了她的身前,还扣的那么紧。

 

“大叔、大叔你快把手拿开……”

 

陈秋娜羞急的伸出双手,下意识的就要把老马的双手给扒开。

 

老马倒是没有继续强行摸索,但是他耍了个心眼,在松开手的时候把手指蜷缩起来。

 

这也就导致陈秋娜在起身的时候,大褂被他手指给勾住了,‘哧啦’一下子就把扣子崩开。

 

而羞急转身面对老马的陈秋娜,这时候身前的白大褂已经彻底打开,露出了里面的衣服。

 

老马看到这一幕,当时就躁动了,最明显的反应当然是在身子下面。

 

他在看陈秋娜身前,陈秋娜也在看老马的裤子,每个人都有心中的旖旎惦记。

 

可陈秋娜毕竟是个女人,而且她有男朋友,羞涩和道德让她迅速回过神来,赶紧把衣服扣合,更是红着脸再次转过身,“大叔,大叔你没事吧!”

 

看的出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自己都这样了,还惦记着老马。

 

不过她觉得这是应该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老马怎么可能会被砸倒在地,老马又救了她。

 

老马当然没什么事,但这并不耽误他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陈秋娜听到老马哼哼唧唧的,琢磨着八成是摔伤了,赶紧一只手压住没了扣子的白大褂,一只手伸出想要把老马给拉起来。

 

但她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拉的动老马,因此不光没把人给拉起来,反倒还把自己给拽倒了。

 

这次更过瘾,迎面倒向老马的她,直接把身前怼在了老马的嘴巴上。

 

老马这会儿也是被刺激到不行不行的,再强烈的理智也受不了陈秋娜也么旖旎的温柔。

 

于是,他嘴巴大动……

 

足足数分钟,陈秋娜被老马搞的娇声迷离,俏脸羞红。

 

她知道这样不好,不合适,也想挣扎着起身,可是老马就是死活不松手。

 

不光不松手,老马还各种撩拨,更是连她身前最后一件小衣服都给用牙齿拽下,零隔阂的放肆亲吻她,让她感觉到遭受到了极尽的撩拨,更是烧的身子都发烫。

 

尤其是小手不经意碰触到老马身子那儿后,更是下意识的握住了。

 

她也不想的,可是老马带给她的刺激实在是太过强烈,让她承受不住,只能找个宣泄口。

 

又过了数分钟后,陈秋娜实在受不了了,趁老马换气的工夫强行起身,脱离了老马的束缚。

 

在脱离束缚的第一时间她就看向身前,简直丢死个人了,都红了。

 

她好羞,连羞带急的直跺脚,想要跟老马抱怨些什么。

 

可是老马这会儿却是坐在地上,抡起大巴掌抽起了自己的耳光。

 

“对不起,我是大混蛋,我是畜生,我不该对不起你,不该这么欺负你……”

 

老马抽耳光是真抽,这跟钓鱼是一样的道理,得舍得下本钱,想钓大鱼还不下本钱,怎么可能。事实上他下的本钱也的确击中了陈秋娜的内心,她连忙上前阻止了老马。

 

“大叔,大叔你别这样,我不怪你。”

 

“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所以才不小心碰到我的,然后我们之间又有了别的接触,所以你才会忍不住被我的身体给诱惑到,然后作出了这种举动,我不怪你。”

 

“真的,我不怪你,我、我自己不也情不自禁的碰你、碰你那里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陈秋娜原本是在劝老马,可劝着劝着不小心就把刚才的行为给说了出来,好羞人。

 

看着陈秋娜身前那娇媚的性感,再看看陈秋娜那张性感红润的脸蛋儿,老马占有她的欲望真是越来越强烈,他甚至忍不住的想要问问陈秋娜,能不能让他进去发泄一下,他实在憋的太厉害了。

 

他不光想想而已,近距离欣赏着陈秋娜的美,更是刺激到他当真忍不住开了口。

 

“秋娜,我有个事,想求你帮帮我。”

 

当老马说起这点后,陈秋娜俏脸通红,她虽然不知道老马求她什么,可看老马那火热的眼神,显然又会是类似于昨晚的那种事情,让她再用小手帮忙,去解决一下。

 

陈秋娜心里好羞人啊,她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了。

 

而老马在旁边却不耽误继续开口,只是话到嘴边却变味儿了,“你能不能让我抱抱你?”

 

这话说出口,老马都想扇自己大耳刮子,因为他本意是想说,能不能跟陈秋娜发生关系的。

 

可是话说到嘴边时,却变成了抱抱,他就是怕把陈秋娜给招急眼了,把人给逼跑了。

 

而陈秋娜得知老马说的是抱抱后,心里长长松了口气。

 

原来是抱抱呀,她还以为又要做昨晚那种事呢,抱抱就简单了。

 

她理解老马是自己一个人单身太久了,又刚跟她亲密接触过所以火大。但是老马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只要求抱抱,不要求别的事情。

 

因为原本预料的难度突然变小,所以陈秋娜接受起来也就没有任何犹豫。

 

她连开口答应都不做,直接就伸出手,将站起身来的老马给抱住了。

 

而老马也趁机伸开双手,将陈秋娜的身子给拥抱住。

 

属于陈秋娜的发香传入老马的鼻子中,让他心旷神怡,可是陈秋娜的娇媚好身材却让他更加心神荡漾,以至于身下都触碰到了陈秋娜,而且位置有点准。

 

陈秋娜陡然被碰到,忍不住的娇声迷离,更是羞赧的挥动粉拳给了老马后背一下,“讨厌你!”

 

这话一出口,陈秋娜自己都羞到不行不行的,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撒娇。

 

她当然不是真的在撒娇,她就是一时把持不住,羞的娇嗔而已。

 

不过她的这种表现,却也让老马心中斥满了亢奋感。

 

要是条件允许的话,他真想现在就把陈秋娜的娇媚身子给要了……

 

不过眼下看来,条件好像真的允许,因为老马发现,陈秋娜竟然又有反应了。

 

“秋娜,你丝袜怎么变黏了……”

“哎呀,大叔!!!”

 

陈秋娜都快要羞疯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么羞人的事情被老马给发现。

 

所以她赶紧挣脱老马的怀抱,逃一般的飞速离开了村医室,连走时带起的风中都充满了羞涩的味道,这让老马嗅在鼻子里,对她更是充满了带走色彩的迫切渴望。

 

不过终究也只是小旖旎而已,离真正的发生关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虽然老马心急,但活了这半辈子了也很清楚一件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陈秋娜这块热豆腐,他真是越来越想吃了,而且还是很暴力的那种,一定要吃个酣畅淋漓。

 

而陈秋娜在逃回到住处后,脸上烫的跟刚拿热水洗过脸似的,照照镜子,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羞羞的捂住了脸庞,实在是没脸见镜子中的自己,尤其是想起自己的男朋友。

 

男朋友对自己多好啊,自己怎么可以辜负他呢,竟然还对老马那里有了幻想,真是羞死人了。

 

在自责中坐了好一会儿,陈秋娜就起身去了卫生间,毕竟都有反应了,该收拾一下才行。

 

只是在她收拾的时候,手指不经意的触碰那里,竟让她不自禁的如同触电似的,更是惦记起了老马,准确说是惦记起了老马的那里,让她心中斥满了爱的渴求。

 

如果男朋友现在在这,她真是会立刻扑进男朋友的怀中,无论如何也要跟男朋友解决问题。

 

但现在男朋友不在这,反倒满脑子都是老马的身体,这让她……身子好难受。

 

只不过更难受的还在晚上,不是因为漫漫长夜她熬的睡不着,而是闹肚子了。

 

可能是水土不服的缘故,也可能是喝惯了城里的纯净水,乡下的水她实在喝不惯,总之一晚上她窜了十多趟厕所,哪怕自己有药也止不住,到最后整个人都拉虚脱了。

 

好不容易回到屋内闭上门,她再也没有了起身的力气,穿着贴身衣物倒在地上,人还清醒,就是实在没有力气再起身,只能瘫软在地上……

 

第二天上午,老马睡醒后收拾了收拾,去了村医室。

 

他本想着跟陈秋娜该如何更进一步,结果却发现陈秋娜根本没去村医室,等了俩小时也没来。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可他看人还是挺准的,知道陈秋娜是个守时重信的好姑娘。

 

可是她这都超过上班时间两个小时了,打电话也不接,这让老马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毕竟之前李五个王八蛋曾经惦记过陈秋娜。

 

心里挂念着这点,老马赶紧关上村医室的门,准备去陈秋娜住处看看。

 

结果刚出去门都还没带上呢,远处就有喊声响起,“老马你等等,千万别关门!”

 

老马愣了,下意识的回头去看,然后就看到了从远处赶来的李五。

 

来的人可不只有李五,李五背上还背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那是他母亲。

 

李五虽然做人王八蛋一些,但是对待他母亲那的确是没得说,任谁也挑不出个不字。

 

背着老母亲,脸上还有那晚被老马拿棒子揍出的伤痕,李五来到近前也顾不得那仇怨了,反倒还眼神急切的向老马展开了央求,“老马,你帮我妈看看吧,我妈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大早的尽说胡话,脑门子还挺热,可能是烧糊涂了。”

 

老马惦记着陈秋娜呢,于是他有点犹豫,担心给李五他母亲看病,耽搁了陈秋娜那边。

 

就在他犹豫的这个空当,李五当下他母亲,二话不说直接跪地‘砰砰砰’的磕头。

 

“老马叔,那晚是我不对,我是王八蛋,可我妈没错啊,我求求您了,您快帮她看看吧!”

 

李五是真急眼了,眼珠子里都带着泪花。

 

这模样看着的确是可怜,他妈看起来也烧迷糊了,眼睛都睁不开,再想想既然李五在这,那陈秋娜应该不会是被李五给祸害了,所以老马也就点点头,赶紧把门推开。

 

 

李五的母亲治好了,可老马还是惦记着陈秋娜,再打电话还是打不通,所以他就先离开了村医室,让李五在这照顾他母亲,也顺带着看下门。

 

李五答应的很痛快,再三保证绝不会丢哪怕一粒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 #抓捏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